第二百八十四章 豪威爾將軍

作者:深藍椰子汁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殺神永生、末日巖帝、神道丹尊、雪鷹領主、寒門狀元、茅山遺孤、明士、絕世邪神

一秒記住【筆下文學 www.kacgzm.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就在這東部王國風雨飄搖之際。

    原本對外一直保持沉默的豪威爾將軍忽然雷厲風行地做了一件事情。

    這件事情哪怕在王國的高層也流傳的不廣,但其實際影響力,恐怕足以決定東部王國接下來數十年的命運。

    他向四大繼承人各自寄了一封密信。

    密信的內容,就是邀請如今所有擁兵自重的王室繼承人們,前來威爾士城堡。

    他將用一種古老而溫和的方式裁決出國王權柄的歸屬。

    從而避免王國因為內戰而陷入衰弱,讓南部諸國或北方蠢蠢欲動的艾法莉亞文明有機可乘。

    這種辦法,據說是曾經的老國王指定的。

    在老國王重新修葺威爾士城堡的時候,他考慮過如果自己一旦忽然去世來不及指定繼承人的情況。于是他在威爾士城堡附近三英里的一個秘密地點,藏了一柄秘銀劍。

    他告訴豪威爾,不僅是四大繼承人,只要擁有王室血脈的人,找到那柄秘銀劍,并成為秘銀劍的主人,即可成為新任的國王。

    豪威爾打算遵從老國王曾經的想法,用這種古老的辦法,在繼承人們中挑選新國王。

    所以,接到密信的人,遠遠不止四位王室繼承人!

    根據伊芙琳的估計,這座城堡里,目前至少住著四百多個人,其中大部分人都和王室有點血脈關系,有的甚至是沒落了的公爵的私生子……

    也不知道豪威爾是從哪個角落里,將這些人找過來的。

    只能說,這位大將軍掌控的兵權著實是驚人。

    其實豪威爾的邀請對于四位繼承人來說是非常不公平且非常危險的。

    離開自己的領地,來到威爾士古堡,天知道是不是就是豪威爾的一場陰謀。

    一旦他和自己之外的某位繼承人完成了密謀。

    那么其他人豈不是成為了任人魚肉的家伙?

    但問題偏偏在于,豪威爾的意見本身就是能否成為下任國王的關鍵。

    之前,他是一直沒有發聲,似乎沉湎于老國王的逝世之中難以自拔。

    而如今,他決定站出來主持大局。

    來了,危險。

    不來,等于直接放棄豪威爾的支持。

    這對于任何繼承人來說,都是不可以接受的代價。

    事實上,四方繼承人的兵力,除了大王子還有點實權,在豪威爾掌管的軍隊面前,簡直不值一提。

    王國內部早就有人議論了。

    只要豪威爾將軍愿意,他隨時可以稱帝!

    他是軍隊中廝殺歷練出來的,多年的經營讓軍部全部都是他的人馬!

    每一年的練兵,都是他親自操持的。

    每一名士兵,都以豪威爾將軍為偶像。

    他只要振臂高呼。

    其余四個繼承人都不過是花架子而已。

    所以,在此之前,包括伊芙琳在內的所有人,都在試圖和豪威爾對話。

    但他們收到的信息非常有限。

    直到這一場古老而奇妙的邀請的到來。

    因為所謂的【尋找秘銀劍】的說法,全部都是豪威爾的一面之詞,所以根本沒有人知道,這是不是老國王曾經的布置。

    但一切都無所謂了。

    為了王位。

    所有有野心的家伙,都來到了這座城堡之中。

    四位繼承人里,只有大王子明確地表態拒絕。

    不過他也不敢直接得罪豪威爾,而是稱病在家,派了個表弟過來當代表。

    徐楠琢磨著這表弟肯定和那大王子關系不太好……

    當然,這些都是題外話。

    眼下的情況是。

    威爾士城堡,都在豪威爾將軍的掌控之中。

    三位王室繼承人以及大王子的代表。

    四百多名擁有王室血統的人。

    都在這座城堡之中!

    “值守的士兵超過了兩千人……”

    “豪威爾這個家伙,在東部王國還真的是呼風喚雨啊!

    “哪怕在他的扶持下成為了國王,說實話,也不過是個傀儡吧?”

    從二樓房間的窗戶看出去,徐楠能看到大量表情嚴肅的士兵們。

    他們正在一絲不茍地執行著豪威爾的命令。

    有個吵著要見豪威爾將軍的王室中人被強行架回了房間。

    整個過程中,士兵們動作一致,訓練有素,連眉頭都沒有皺。

    可見豪威爾治軍能力的優秀。

    “不是的!

    面對徐楠的吐槽,伊芙琳罕見地反駁了起來:

    “豪威爾叔叔雖然在國王內擁有絕對的影響力,大部分的士兵都聽他的!

    “但他從不插手內政……嗯,據我所知,至少明面上是這樣!

    徐楠摸了摸鼻子。

    不插手內政不能代表什么。

    老國王在的時候,豪威爾做做樣子也是很正常的。

    他其實蠻好奇豪威爾這突然的操作背后究竟代表著什么,畢竟尋找秘銀劍并成為其主人的戲碼實在太扯淡了些;但他更在意的是,那只邪靈領主現在在哪里!

    “整個城堡有兩千到三千人,找一個可以附體在多人身上的邪靈領主也太困難了吧!

    羅松忍不住吐槽道。

    他瞪著眼看著蘇茜:“你能不能定位地更精確些?”

    蘇茜直接翻白眼加撓爪子作為回應:

    “我又無法直接感應他的存在!

    “我只能根據氣息來尋覓,這個家伙非常狡猾,他將自己的氣息遍布了整個城堡的每一個角落,甚至每一個衛兵的身上,都有他的味道!”

    “我懷疑,他是故意這么留下氣息,然后自己已經早早地跑掉了……”

    徐楠皺了皺眉頭。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么事情就有點麻煩了。

    自己本來是去冰鋸谷的,誰知道半路上撞上了阿坤。

    好嘛,臨時改道去幫阿坤學長抓邪靈領主,誰知道半路又能撞上伊芙琳。

    這是支線任務越開越多的意思?

    “不對!

    阿坤搖了搖頭,篤定地道:

    “林奇的目標是恢復!

    “而另外恢復的最快的辦法,還是吸食生人的壽命!

    “整個雄鹿山脈,現在哪里的人最多?”

    此言一出,頓時驚醒了眾人!

    哪里人最多?

    自然是被豪威爾將軍召集起來的威爾士城堡。

    “不愧是阿坤學長!”

    徐楠自愧弗如道:“我都沒有考慮到這一層!

    “這么說來的話,那邪靈領主往這邊跑應該是感知到了這里的人群,他想要借機恢復自己的實力!”

    “我們必須要找到那個邪靈!”

    阿坤指著窗外的士兵們說:

    “但他們肯定不會相信我們的說辭!

    “我又不能真的傷害他們!

    “要不徐楠學弟……嗯?”

    他這一聲“嗯”就很有靈性了。

    徐楠當然是悟到了學長的意思。

    這種時候,在不能傷害士兵們的情況下控制他們的行為,自然只有魅力無雙的自己出場啦!

    他想了想,這些士兵哪怕受過訓練,應該也有很大的概率變成自己的舔狗的。

    只要自己控制一部分,能掩人耳目就行了。

    關鍵是離開這個房間,就有機會去追捕林奇了!

    他施施然走著貓步,準備推門而出,再次使用傾國傾城。

    只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伊芙琳忽然道:

    “我來吧!

    “豪威爾叔叔和我的關系還不錯,我試試看,能不能帶你們見到他!

    徐楠和阿坤對視一眼,思考片刻,都是輕輕地點了點頭。

    魅惑法術這種東西,能不用最好還是別用。

    倒不是對這些士兵們有什么傷害。

    而是徐楠害怕自己會上癮。

    畢竟,被所有人舔的感覺實在太爽了……

    他害怕有一天,世界上只剩下自己,和滿世界的舔狗。

    那樣雖然爽,但時間久了,也會很無趣的。

    “那就先試試吧!

    徐楠示意伊芙琳去和門口的衛兵溝通。

    伊芙琳敲了敲門,然后開了半側門,提出了自己要見豪威爾將軍的訴求。

    那士兵則是迅速地看了看四周圍,確定走廊上沒有其他鬧事的王室繼承人之后,便低聲道:

    “將軍大人吩咐過,如果是伊芙琳殿下要見他的話,他是會允許的!

    伊芙琳露出一絲喜色。

    只是下一秒,那士兵有些警惕地看著她背后這三個風格迥異的男人:

    “但將軍大人也說過,您最多可以帶兩個隨從!

    伊芙琳一陣為難。

    徐楠想了想:“沒問題吧!

    “就是要委屈一下羅松先生和六一了!

    蘇茜猛然瞪大了眼睛:

    “你在想什么?”

    “你休想。!”

    “啊啊啊,為什么要讓臭男人進我的領地!”

    “這不是在委屈我嗎?嗚嗚嗚……”

    在白堊貓無力的反抗中,徐楠示意伊芙琳關上門。

    下一秒,他將羅松和六一都收入了原初寶箱之中。

    再加上蘇茜。

    于是乎,轉眼間,房間里就剩下了他、阿坤和伊芙琳三個人。

    當伊芙琳再次開門的時候,那名士兵眼里就只剩下了驚訝。

    不過他還是帶著三人離開了房間。

    “我們走快些,省的讓別的王室繼承人看到,會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那士兵低聲道。

    三人的動作很快。

    城堡里的守衛可以說是十分森嚴了。

    這里據說是東部王國訓練職業者的地方,所以每一名守衛的等級都很高。

    徐楠之前覺得自己和阿坤足以平推此地的想法,頓時得到了打臉。

    他琢磨著,至少還得再加兩個姜苑遲才行……

    一路上,他們大約過了六個關卡,才走到了威爾士古堡的深處。

    “將軍大人就在里面!

    “你們現在就可以見他!

    那衛兵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便往后走去。

    有人替他們推開了門。

    明亮的陽光從書房里照了過來。

    這里應該是威爾士城堡的最高處。

    正對著眾人的是一個書房的格局,旁邊應該有配套的主臥和盥洗室。

    如果居住在這里的人是一個城主的話,那么這里應該就是城主的房間。

    現在,這個房間的主人顯然是權傾一方的豪威爾。

    他是一個面容顯得有些分外年輕的中年男人。

    當三人走進去的時候,豪威爾的懷里正抱著一個盒子。

    啪的一聲。

    他把盒子蓋上了,旋即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伊芙琳!

    “你越來越美了!

    “謝謝豪威爾叔叔!

    伊芙琳淺淺一笑,行了一個無可挑剔的宮廷禮儀。

    至于徐楠和阿坤,只能點頭致意。

    他倆雖然名義上是伊芙琳的隨從,但根本不是一個單位的好不好!

    對于豪威爾,倆人都沒啥感覺。

    阿坤是個傳奇武僧,徐楠自己都是個城主呢!

    一個大將軍而已,最多也就左右東部王國的格局罷了!

    徐楠尋思自己怎么也是和神明談笑風生過的猛男了,給一個世俗王國的將軍行禮——可以,但沒有必要!

    “這兩位是,你領地上的職業者?”

    豪威爾挑了挑眉毛。

    “我來自十誡修道院,是一名武僧,降魔者!

    “我來此,是為了帶來流葉大師的告誡!

    “這座城堡之中,正藏著一只來自邪靈世界的怪物!

    “我正在抓捕他,我希望閣下能提供一些幫助!

    阿坤直接開口,語氣嚴肅。

    徐楠倒是一愣,心道阿坤學長這入鄉隨俗也學的太快了吧,這口吻,妥妥的普羅世界本地降魔人啊……

    “十誡修道院?流葉大師?”

    豪威爾表情微微一變,他似乎聽說過這個名字。

    “邪靈嗎?”

    他轉而看向徐楠:

    “那么閣下呢?閣下也是十誡修道院的武僧嗎?”

    徐楠想了想:

    “應該沒有我這么帥的武僧吧?”

    豪威爾表情略顯錯愕起來。

    “好吧,說正經的!

    徐楠一本正經地說:

    “我來自斯蒂芬桑,是一名大法師,他們都叫我法師林奇!

    “法師林奇?”

    豪威爾猛地面色一變,然而下一秒,他就看到了徐楠嘴角狡黠的笑容。

    “果然!

    “你知道林奇,你知道那個邪靈領主!

    徐楠冷冷一笑:

    “豪威爾先生,我該叫你豪威爾好,還是直接叫你林奇呢?”

    伊芙琳臉上露出不敢置信之色,不過她旋即便明白了徐楠的操作!

    他佯裝扯些有的沒的,然后故意自稱林奇,這是在試探豪威爾!

    在徐楠看來,林奇混入城堡之中,可能會直接沖著權力等級最高的豪威爾而去!

    所以他必須要防一手。

    而現在,他覺得自己成功了。

    “阿坤學長……”

    徐楠的話還沒說完,阿坤便閃電出手,直接從豪威爾手里搶走了那個盒子!

    打開一看。

    一顆血淋淋的人頭從里面滾了出來。

    看著那枚人頭,伊芙琳猛然瞪大了雙眼,差點尖叫出聲來!

    ……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排列五走势图带连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