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6、無處容身

作者:鳳輕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我的絕色美女房客、逍遙兵王、神藏、權路風云、都市之最強狂兵、中華武將召喚系統、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記住【筆下文學 www.kacgzm.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百里輕鴻早知道南宮御月是個蛇精病,跟這種蛇精病自然也就沒有什么理可講的。就算他有一千個借口說他沒有殺焉陀邑,南宮御月也只會在殺了他之后再去驗證那一千各借口到底是真是假。所以百里輕鴻也不多說廢話,只是冷笑一聲道:“那就動手吧!蹦蠈m御月冷笑一聲,身形一閃已經到了攻到了百里輕鴻跟前。南宮御月的突然出現讓楚凌有些意外,不過看起來倒也不是來幫倒忙的。倒是讓楚凌微微松了口,如果這個時候南宮御月再來搗亂,只怕就麻煩了。雖然今天勢必要消除百里輕鴻手里的絕大部分勢力,但是如果讓百里輕鴻就這么跑了結果也是不怎么美妙的。

    多了一個南宮御月,百里輕鴻很快就開始節節敗退。不遠處的黑衣人見狀連忙想要上前來救援。但是有拓跋興業在又怎么會給他們這樣的機會。七八個黑衣人撲過去,拓跋興業只是凌空一刀斬下就將所有人都擋了回去。百里輕鴻身終于閃避不及被迎面而來的楚凌和南宮御月一人一刀劈在了身上。兩道血痕立刻從破碎的衣服里綻了出來,幾乎染紅了百里輕鴻大半個胸膛。

    百里輕鴻眼神冰冷地盯著對面的兩個人,南宮御月上前一步擋在了楚凌跟前。楚凌微微挑眉,明白了南宮御月這是要自己殺百里輕鴻。楚凌對百里輕鴻并沒有什么非要親手殺他不可的執念。對于楚凌來說,百里輕鴻死在誰的手里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得死了。

    南宮御月對著百里輕鴻露出一個滿是惡意的笑容,那笑容在別人看來更像是一個猙獰的挑釁。

    南宮御月提起手中地刀就朝著百里輕鴻撲了過去,百里輕鴻仗劍迎了上去,兩人再一次糾纏在了一起。南宮御月和百里輕鴻的實力在伯仲之間,剛剛百里輕鴻受了傷,但是之前南宮御月受過的傷也不可能這么快就好了。一交手之下倒是依然旗鼓相當。但是眼前的局勢卻顯然對百里輕鴻十分不利,百里輕鴻自己也明白這個道理。

    冥獄的黑衣人在拓跋興業和傅冷馮錚手下漸漸地也難以為繼,有些血腥地還在勉力支撐等待他們的結局卻也已經是注定的了。還有一些卻早就見勢不妙紛紛四散逃走了。馮錚早就得到了楚凌提前告知,當下便帶著人追了上去。傅冷看看自家公子在看看四周也帶著白塔的人跟了上去。冥獄的存在無論對哪一方來說都是極其麻煩的,從拓跋梁手里再轉到百里輕鴻手里,這個在尋常人眼中幾乎不存在地組織暗地里不知道替他們做了多少見不得人的血腥齷齪事。雖然這幾年也被消耗的不輕,但是只要存在一天他們就有可能還會投靠下一個主子,這自然不是楚凌樂意看得的,也不是拓跋羅樂意看到的。

    百里輕鴻帶著一身的累累傷痕一劍逼開了南宮御月,當下就轉身朝著距離自己最近的拓跋明珠撲了過去。在冥獄潰敗地那一刻,百里輕鴻與南宮御月的纏斗勝利的天平也開始漸漸傾斜。觀戰的楚凌自然清楚,倒不是因為南宮御月突然變得更加神勇或者百里輕鴻突然不濟,而是拓跋興業的存在給百里輕鴻帶來的壓迫力太強了。他即便是什么都不做只是站在那里觀戰,也依然讓百里輕鴻無法專心應敵。

    百里輕鴻這一撲十分巧妙,拓跋興業和楚凌站在一起,與拓跋明珠正好在對立的兩邊。百里輕鴻撲出去之前還朝著拓跋興業射出去了一支暗器。而唯一有機會阻止百里輕鴻的南宮御月卻并沒有動作,而是停下了攻擊饒有興致地看著這這一幕,似乎絲毫不在意百里輕鴻手里多了一個人質。當然,南宮御月確實不必在乎,他本來就想要殺拓跋氏的人,拓跋明珠的死活跟他又有什么關系。

    拓跋明珠被百里輕鴻掐著脖子掙扎不得,只能奮力地想要扭頭去瞪百里輕鴻,可惜百里輕鴻連這個機會都沒有給她,緊緊地捏著她的喉嚨讓她動彈不得。

    楚凌看著這一幕不由低聲一笑,“百里駙馬,你這又是什么意思?”

    百里輕鴻冷聲道:“你說呢?”楚凌仿佛看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搖搖頭道:“你該不會是打算用她來要挾我吧?百里駙馬,就算你再怎么健忘也不該忘記了,拓跋明珠曾經對我姐姐做了什么!卑倮镙p鴻道:“你不在乎,大將軍也不在乎么?”目光落到了拓跋興業的身上,拓跋興業神色坦然,“老夫只答應攝政王,替他殺了百里公子!

    也就是說,拓跋明珠的死活跟他沒有關系。

    楚凌微微垂眸,神色淡然,“其實…到了現在這樣的地步…活著和死了,又有什么區別呢?冥獄完了,過了今天…南軍也完了,這天下之大,還有何處是百里駙馬的容身之地?”百里輕鴻眼神一縮,目光定定地盯著對面的楚凌。

    楚凌也不在意,繼續道:“百里輕鴻之名,早已經被萬人唾罵,沒有北晉駙馬的身份和你手里的冥獄南軍,這天下沒有人會再追隨你。百里輕鴻,你沒有再來一次的機會了!卑倮镙p鴻這樣的名聲,貊族人對他恨之入骨,天啟人也唾棄他這些年的所作所為。擁有權勢的時候還好說,一旦落魄了是絕沒有機會在東山再起的。況且,天啟和北晉也不會給他這個機會。

    百里輕鴻看著楚凌冷笑道:“看到我現在這樣,公主很高興吧?”楚凌想了想,坦然地點頭道:“是還不錯!卑倮镙p鴻輕哼一聲道:“為了殺我,公主竟然寧愿選擇和北晉人合作。不知道公主可想好了回去如何跟天啟那些老酸儒解釋?”

    楚凌挑眉道:“解釋什么?天啟和北晉暫時休戰而已。百里公子,天啟人確實恨貊族人,但是…成王敗寇,天經地義。技不如人,天啟人也并非不敢認。相較起來…他們更恨踩著同胞的血肉往上爬的人!卑倮镙p鴻怒道:“難道當初,不是他們先踩著我們的血肉逃生的么?你知道什么!你知道被自己人拋棄是什么滋味么?你知道眼睜睜看著自己的麾下幾千人一邊要對抗貊族人,一邊快要餓死了是什么感覺么?你什么都不懂!”

    楚凌平靜地注視著他,神色中帶著幾分淡淡地倦意,“是的,我不知道!

    就在百里輕鴻露出一絲笑意的時候,楚凌繼續道:“就如同,你也不知道那些被你拋棄,利用,踐踏的同胞是什么感覺一樣。百里輕鴻,曾經…我當你是個人物。事已至此,追究誰對誰錯,沒有意義。你這樣…讓我有些失望了!

    百里輕鴻冷笑一聲,“你現在站上方,你當然可以這么說!

    楚凌偏著頭,打量了他一會兒問道:“你可知道,拓跋胤臨死之前說什么?”

    百里輕鴻捏著拓跋明珠的手指一緊,拓跋明珠被他捏得快要翻白眼了,立刻瘋狂地掙扎起來。百里輕鴻冷聲道:“什么?”

    楚凌道:“他說…多謝你……”

    百里輕鴻一愣,很快就反應過來了。這話不是對他說的,而是對楚凌說的。拓跋胤在感謝親手殺了他的神佑公主,相比之下拿自己的妻子性命要挾眾人想要逃生的百里輕鴻顯得多么貪生怕死。就像是當年…百里輕鴻突然記不太清楚了,當年自己到底是為了麾下那些將士和城中百姓才投降北晉的,還是單純只是因為自己也不想死才投降的?

    百里輕鴻突然放聲大笑起來,看向楚凌的神色冷厲癲狂。他拖著拓跋明珠飛快地后退,一邊道:“不錯,天下人都說我百里輕鴻貪生怕死!我為什么要死?!該死的人是你們!”

    南宮御月負手站在一邊,一邊輕撫著手中地彎刀,一邊漫不經心地問道:“這就是天啟的世家公子?”聲音里充滿了嘲諷的意味。楚凌當然不會回答這個問題,南宮御月漫步朝著百里輕鴻走了過去。百里輕鴻一手扣著拓跋明珠,警告道:“別過來!”

    南宮御月輕哼了一聲不以為意,依然不緊不慢地走了過去。

    拓跋明珠掙扎著,有些艱難地開口,“南、南宮國師,我…我知道焉陀夫人…的、的遺物,在哪里!”

    南宮御月地腳步一頓,目光陰沉沉地盯著拓跋明珠。

    拓跋明珠掙扎著艱難地點頭,“真、的…當、當年…焉陀氏…為了平息、平息風波,獻出的寶物…里面有焉陀夫人留給你的、東、東西。一直在我父皇手里……”百里輕鴻松了松手,讓拓跋明珠終于能夠順暢的說話了。

    拓跋明珠說完,又看向了楚凌。

    楚凌挑眉,“公主不會是要說,你手里也有我姐姐的遺物吧?”

    拓跋明珠露出一個極為勉強地笑容,“公主以為…靈犀公主、真的在拓跋胤告訴你的地方么?”

    楚凌眼眸一沉,“你說拓跋胤騙我?”

    拓跋明珠搖頭,笑容卻是喜是悲,“沈王深情…舍不得將靈犀公主火化。那么大一件東西…公主覺得能瞞得住攝政王么?”不知道是悲哀自己選了這樣一個男人還是在羨慕靈犀公主即便早就死了還有拓跋胤那樣的男人對她深情如許。

    “沈王派去守護靈犀公主的人里,有一個…是攝政王的人!

    見楚凌神色微變,拓跋明珠又道:“公主放心,攝政王沒有那么卑劣,就算是再恨公主也不會對一具尸體動手的。靈犀公主…安然無恙!背栉⑽⒉[眼,“拓跋羅告訴你這個消息,不是讓你在這里用的吧?”

    拓跋明珠苦笑,“現在,難道不是我自己的性命跟重要么?”

    楚凌垂眸思索了良久,方才道:“好,你們走吧!

    百里輕鴻的目光落從南宮御月和拓跋興業身上掃過。拓跋興業淡然道:“南軍覆滅,老夫的許諾便算是完成了!蓖匕狭_并非忌憚百里輕鴻這個人,而是他掌握的實力。孤身一人的百里輕鴻即便是武功再高,拓跋羅也不必忌憚。否則,拓跋羅該擔心的人就多了去了。

    南宮御月輕哼一聲,偏過頭去顯然也是一副不打算出手的模樣。

    百里輕鴻目光最后落在楚凌身上,“神佑公主,我們后會有期!背栉⑽⒐创,“很快就會再見的!

    百里輕鴻露出一個嘲諷的眼神,便拽著拓跋明珠飛身離開了。甚至都不曾回頭看一眼東北方向此時已然在混戰中的戰場。

    “你要知道靈犀公主的下落,直接問拓跋羅不就完了?”南宮御月回頭看向楚凌問道。既然帶走靈犀公主的是拓跋羅的人,拓跋羅不可能不知道。拓跋明珠也沒有那么多時間和能力從拓跋羅拓跋胤的人手里搶人。

    楚凌微微挑眉,道:“你真的以為拓跋明珠是怕死才幫百里輕鴻逃走的?”

    南宮御月不解,“難道不是?”

    楚凌看著他,“南宮,千萬別惹女人。否則,有時候女人的報復是任何一個男人都吃不消的!

    “……”總覺得她在嘲弄本座?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排列五走势图带连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