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0|本源世界一世游(六)

作者:澀澀兒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我的絕色美女房客、逍遙兵王、神藏、權路風云、都市之最強狂兵、中華武將召喚系統、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記住【筆下文學 www.kacgzm.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葉雙成哭了很久很久。

    待到快天亮的時候, 葉雙成才終于停止了哭泣,擦干眼淚, 醒悟到原來在她給星際直播公司“打工”的這段時間, 她真的承受了很大的壓力和痛苦。

    系統在的時候,系統會時不時地用眼前的任務讓她忘記去思考過去, 還會對她日常洗腦;系統不在了, 葉雙成以為自己沒被那些人發現, 也沒有被迫靈魂消散, 而是能重新擁有一個年輕的身體, 在這個世界開始一生, 內心深處有所醒悟, 可到底不敢深思, 自己欺騙自己。

    直到今晚,她曾經辜負過、利用過的女兒,親口告訴她, 她們一樣都是經歷過數個世界的人。

    曾經的那些辛苦和痛苦, 立時涌上心頭。

    她甚至忍不住的想,是不是因果循環?

    她穿越這許多世界,在系統的洗腦下, 把這些世界的人都當成紙片人攻略。

    她難道不知道那些星際直播的觀眾們想要看她招惹和“拯救”那些深陷困難的未來精英們, 其實是想要看她和他們都有感情線?她難道不知道這樣是不對的?可是,她還是這樣做了。因為這樣,才能得到巨額的獎金和積分。

    她難道不知道原本的葉雙成的“要求”非常的卑劣?無論那個葉雙成后來與葉彥邦是如何的恩愛半生,可是, 在葉彥邦和他的青梅竹馬還互相感情很好的時候插足,就是赤|裸|裸的小三行徑?

    她難道不知道,懷孕,生下孩子,她也無法帶走這個孩子,只能在任務完成后,在這個孩子沒有長成前,隨意的丟在這個世界?

    葉雙成都知道,但她仍舊這樣做了。因為這樣對她最有利。

    后果就是,現在的她,根本無法回去她的星球,只能在這個世界上,做一個平凡的人。平凡到她連報復那些人的勇氣都沒有,只能到處躲藏,還生怕這個世界的科技和監控越來越發達,總有一天,她根本藏不住了。

    而系統自爆,沒有了系統的日常洗腦,葉雙成也終于將她丟掉的母愛重新撿了回來。

    她開始愛自己的女兒,對自己的女兒愧疚。

    若是可以,她恨不能用自己的所有來補償這個女兒。

    結果……

    她的女兒在她不知道的時間和地點,變成了和她一樣的人。

    穿越數個世界,經歷無數離別痛苦,虛情假意,真實和虛幻……

    葉雙成不得不失聲痛哭。

    星際公民從來不相信宗教,可是此刻,葉雙成覺得,也許這個世上,真的有神佛的存在。因果循環,從來都報應不爽。

    ……

    只是哭也哭夠了,發|泄也發|泄完了,葉雙成收起眼淚,仍舊要心虛的面對她的女兒。

    這些世界里,她唯一親自懷、親自生、親自養了十年的女兒。

    葉雙成艱難道:“是我、是我對不住你。你經歷這些,都是我的錯。如果不是我……”

    葉梨打斷她:“不。我經歷這些,不是因為要母債女償。凡人會講究這些,但法律拒絕母債女償,父債子償,我的地盤……那里不講究這個,講究的是,一人做事一人當。你欠下的因果和孽債,自有你償還的時候,我并不曾因為你,而遭遇任何天道懲罰。你,不必因此愧疚!

    但是,葉雙成生而不養,生而不教,這是既定事實。這個債務,葉雙成遲早也會歸還。

    葉雙成并不是真的笨,愣了半晌,怔忡道:“你的……地盤?”

    葉梨伸出手指,先是上指天,再是下指地,微笑道:“天上,地下,的確有神明存在。便是有朝一日,沒有了神明,這個世上,總也會有天道存在。欠下的債,遲早要還。這是真的,你……請保重!

    葉梨說著,語氣里就有些想要走的意思。

    她已經知道了事情的大概,不需要再跟葉雙成糾纏了。

    即便葉雙成是她的母親,可,時間總是能治愈一切,也能遺忘一切。

    葉梨如今,已經不需要這個母親了。

    葉雙成不禁道:“那媽媽……那我還能為你做些什么嗎?你,會不會想要脫離它們?我、我能幫幫你嗎?”

    即便在有些人看來,能經歷這許多快穿世界,以不同的身份在不同的世界生活,乃是一件幸事。但誰經歷誰知道,葉雙成并不覺得這會讓葉梨快樂。

    葉梨駐足,轉身,看了手足無措的葉雙成片刻,想了想,才道:“我很好,你放心。至于脫離?”不需要的啊,她要脫離了,整個地府怕是要亂套!安槐。我過得真的很好,我很喜歡這樣的生活,若有朝一日不喜歡了,我也有辦法脫離。你,放心!

    葉雙成還是有些不安。

    葉梨看著她的媽媽,曾經并不肯給予她真情,只肯依照系統吩咐,表面上做出個母親樣子的媽媽,到底還是重新坐在了葉雙成面前,道:“當然,若是你愿意,可以給我講些那個星際世界的具體情形!

    ……

    待到葉梨住的小區的保安來巡查了,葉雙成就不得不離開了。

    她并不知道要往哪里去,也不知道這一走,以后還能不能回來看她的小梨。

    可她的小梨已經長大了,不需要這個母親了。

    葉梨道:“你往南面走,I省,蓮花縣下的蓮花村。那里美麗寬闊,民風淳樸,且與你這具身體的命格相合。你去了,再也不要出村,便能平安一生!彼α艘幌,“或許,還能找到你的正桃花,生個可愛的孩子,美滿一生!

    這是她送給媽媽最后的祝福。

    “不要再來找我了。我比你想象的強大,我已經可以掌控一切,沒有人可以傷害到我。我也并不孤獨,有人……會一直陪伴著我。請你,安心!

    葉梨說了這最后三句話,終于轉身離開。

    等在小樹林外的少年重明,一下子就蹦了出來,守在葉梨身邊,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

    葉雙成不禁追上去了幾步,聽到那個少年嘰嘰喳喳說了,竟都是些吃吃喝喝的事情。

    “阿梨阿梨,我們今天早上去吃小籠包好不好呀?就吃那家最正宗的!我覺得呀,我再吃上幾次,就能把老板娘的手藝都偷學過來啦~以后阿梨想吃了,我就可以做哦~”

    “阿梨阿梨,我們中午就在家里吃,晚上去吃熱干面好不好?WH熱干面可好吃啦!其實,還是去那個城市吃最正宗,那里還有櫻花,阿梨阿梨,我們什么時候去吃最正宗的熱干面呢?還有、還有看看櫻花?”

    “阿梨阿梨,你理我一下下啦~”

    葉梨背著手,抬著小下巴,這時才回了一句:“等把你的證件弄成18歲,我們就去那個城市吃熱干面!”

    雖然,葉大佬心想,對于重明來說,熱干面是其次的,那個情侶才會一起看的櫻花,才是最要緊的吧?

    罷罷罷,酆都大帝還是允許身邊人有這種小心機噠~

    少年少女先是一前一后的走著,然后就是并排,再然后,不知是誰先牽了誰的手,一起往那家超好吃的小籠包店走去。

    葉雙成的目光一直追隨著二人,直到再也看不到了,才捂著臉,又小聲的哭了一場,轉身離開。

    時間,還可以改變一切。

    她的小梨,現在已經成了別人的阿梨。

    她不需要她了。

    人生總是那么奇怪,在小梨需要她的時候,她不在意,吝嗇于給予最簡單真誠的母愛,F在,阿梨已經成長到了最夠的高度,不需要她這個媽媽了,她的心頭,反而涌起無數的母愛和愧疚。

    可她卻是不需要她了。

    葉雙成一面哭,一面走,走向了她后面平穩安逸的一生。

    至于欠下的債?

    總有要還的時候,但至少,她可以先擁有真正的幸福,有了愛與被愛的勇氣,再去面對。

    ***

    葉雙成將來會還債,其他人,自然也是這樣。

    葉雙成只是一顆小小的棋子,罪過更大的是星際背后那些寄居在高仿真機器人身體里的靈魂。

    葉梨現在封印了自己,不好動手,可是,她總有要離開的時候,不是嗎?

    地府不管生靈,但,若是葉梨離開這方世界時,恰好沖破了那個高科技星際世界設置下的“屏障”了呢?

    “屏障”消除,那些被這個高等星際世界扣留的靈魂,就會被地府發現。

    此后因果債務,自該各自承擔。

    至于現在么,那些人都在追著葉雙成跑,葉梨這里暫時就無人管了。

    葉梨心道,曾經的時候,章程程出手對付她,想要把她逼到絕境,看她究竟有沒有葉雙成給的金手指。葉雙成惱怒之下,設計殺死了章程程后,葉雙成一定被抓起來了。

    那些人有了葉雙成這個正主來“研究”,當然也不會去對付小葉梨。

    直到,葉雙成后來死了。

    葉梨想,她曾經以為的“意外死亡”,估計并不是天生的意外,而是人為設計之下的意外。

    這就讓人很不開心了。

    她死后如何變成厲鬼的,葉梨暫時決定不去管。

    按照她原本的想法,是將從前的行蹤軌跡,大致重復一遍。到了前世死亡的時候,她也不介意先“死一死”,好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變成厲鬼的。

    但是現在,葉梨改變想法了。

    果然還是把那些將人命不放在眼睛里的人給挨個端了才好。

    盡管可以馭使鬼,可以用蠱蟲,可以用很多其他的方式,葉梨卻老老實實的選擇了……上網搜集證據,送他們去監獄。

    嗯,為了防止他們毀滅證據或用些不正當手段什么的,順便把她搜集來的證據,先交給他們的政敵、仇人一人一份,也是理所應當的了。

    葉梨這樣想著的時候,正在市圖書館里刷題。

    一面刷題,一面想些亂七八糟的事情。這對葉·酆都大帝·梨來說,并不是多么艱難的事情。

    她的對面,重明正在畫畫。

    他從前……咳,畢竟在某個世界的時候,還在青樓里待過一陣子。那個青樓里教的都是亂七八糟的如何討女子歡心的事情。重明當時是能逃跑的,但、但他覺得,這些東西,他都應該好、好、學!

    于是,就真的學了不少東西。

    只是后來葉梨找到他了,逼他把一些東西給忘記了,還有些琴棋書畫之類的技能,葉梨也就隨著他了。

    重明當時學的是毛筆畫,現在卻是在用鉛筆畫素描。

    他畫的,一張又一張,當然都是他的阿梨。

    認真看書的,走神想事情的,覺得長發披肩太惱人,用鉛筆把長發挽起來的,或是坐在那里發呆的……

    一張一張,重明畫得都十分精心。

    他想,這就是他的阿梨。只有他能看到的阿梨~

    好開心\\(^o^)/~

    完全不知道,圖書館里還有好多人在看葉梨。

    誰叫葉梨很是與眾不同。

    不說耳朵上的四個耳洞,就是她自己整個人的氣質,就頗讓人想看而不敢靠近。

    這種氣勢……QAQ,驚艷之中,還帶著一絲可怕。

    陰森森的。

    幾個離得近的學生打了個寒顫,忙離得遠了些,繼續偷看。

    完全不知道這種奇怪的氣質,是來自地府的酆都大帝獨有的。他們感覺到的“陰森森”,唔,也的確是十分的陰森森。

    超可怕!

    然而葉梨并不覺得自己可怕,重明也不覺得葉梨可怕。

    二人在圖書館里學了一上午,中午時候,就一起去吃飯。

    吃的是川菜。

    兩個人吃,還正兒八經的點了一桌子菜。

    服務員都已經認識這兩位了。畢竟這一回的葉梨,如今已經有15歲了,身邊又一直有重明這個看起來就很高的少年跟著,即便是被人知道了她其實沒了母親,有父親不如沒父親,單獨居住,也沒什么人敢打她的主意。

    沒聽說這位學霸,在學校里還是一霸嗎?

    實驗中學的那些逃學少年們,都被她一拳頭一拳頭的給教育乖覺了,不敢逃學了,只能遠遠地目露哀戚的看著學霸和她的小白臉保鏢一起逃學……

    就這樣的兩人,還是對他們店里的菜品很是滿意的二人,川菜館里的服務員們,當然只有照顧的更仔細的。

    葉梨和重明進了包廂,重明就把他畫的那些素描拿給葉梨看。

    嗯,這樣,他就能順勢坐在阿梨身邊啦(~ ̄▽ ̄)~

    二人的一頓飯吃罷,也沒有立刻走,又要了水果拼盤,就開始討論之后去哪里旅游。

    暑假來了嘛。

    之前二人只能就近旅游,畢竟沒有成年人帶著,去太遠并不方便。

    現在葉梨設法把重明的年齡給提高到了18歲,重明就是個“大人”了,能帶著葉梨去旅游了。

    二人打算去吃熱干面,去看黃鶴樓。原本是該去看櫻花的,但現在正好是夏天,還是等櫻花盛放的季節,到時再找機會去一趟好了。

    葉梨和重明正討論著,葉梨的手機就響了。

    2000年,隨著網絡的逐漸發展,葉梨把她的“童話小說”《我是一只小蝙蝠》的文字版和漫畫版,都搬上了博客。

    ——如今還是博客盛行的時代。葉梨的這部小說的文字版和漫畫版出版簽訂合同的時候,也沒有提及禁止葉梨將之搬到網絡上,因此葉梨搬得理直氣壯。

    但她也的確沒跟她的出版社編輯說就是了。

    這次出版社的編輯打電話過來,倒不是指責葉梨的,畢竟,誰也沒有料到網絡的迅速發展能到如今這個程度,將來甚至是人人一支智能手機,反而是紙質版的書不再大受歡迎。

    編輯打電話過來,是跟葉梨說,有人看中了《我是一只小蝙蝠》,打算制作成動畫發行。

    但是,《我是一只小蝙蝠》里面,不但講述了小蝙蝠的毒性和無辜,還講述了小蝙蝠被人為宰殺端上餐桌后,可能會引發一系列的傳染病。就算是人們不吃蝙蝠,吃了那些感染了蝙蝠病毒的野生動物,人間同樣會遭遇慘劇。

    《我是一只小蝙蝠》里,詳細描述了可能會發生的慘劇。當然,這畢竟是一部兒童小說,還是葉梨想要更多人看到的小說,所以,到了最后,這個災難的結尾是一個小朋友的噩夢,那場災難并沒有發生。但他的確和小蝙蝠成了好朋友。

    故事的結尾,小蝙蝠找到了自己的被關在籠子里的小伙伴,營救出了被壞人捉走要宰殺吃掉的森林“鄰居”們,跟人類小伙伴徹底告別了。

    而且,小蝙蝠還對人類小伙伴說,希望以后,再也不見,它們身上攜帶的病毒太多,不想傷害到人類。它們也不想要再被人類傷害,劃歸到食譜一欄。

    人類小伙伴哭得稀里嘩啦,卻還是認真點頭,表示就算不再見面,他們也還是好朋友,他會一直不吃野生動物,還會告訴家里人、朋友、陌生人,告訴他們,都不要吃野生動物。

    ……

    這個童話小說的立意當然是好的,那位想要將這個故事制作成動畫片的導演還打電話問了學醫的朋友,確定野生動物身上攜帶的細菌不可計數,的確是不提倡吃之后,就很想要做這個動畫。

    但他只有一個要求,蝙蝠身上的病毒傳到人身上,導致人傳人,最后鬧出一場類似古代瘟疫的那個“噩夢”,他覺得很荒唐,覺得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現代又不是古代,怎么可能出現這種事情呢?即便作者把它最后寫成一場噩夢,他依舊不以為然,只覺得荒唐,更害怕這樣的故事寫出來就算了,半晌電視屏幕,拍成動畫片,估計連過審都不能。

    于是,他就先聯系了出版社的編輯,讓編輯聯系作者,將這個情節改掉,替換成其他情節。比如小蝙蝠給人類幫忙啊,比如人類喜歡上養小蝙蝠什么的。

    結果都被葉梨拒絕了。

    導演:“……加錢!”

    價錢也不成。

    過了十天,葉梨已經和重明出門旅游去了。

    導演:“……”

    將《我是一只小蝙蝠》做出動畫片的事情在2000年沒有做成,2003年非典爆發,同年,這個導演再次找到了葉梨,將之制作成了動畫片,后來還制作成了大電影,搬上了電影熒幕。

    無數人唏噓不已,引以為鑒,ZF也迅速出臺了相關法律,禁止各大餐廳市場出售野生動物。

    ……

    這一年,葉梨18周歲,剛剛考上大學。這次葉梨報考的是攝影系,重明、重明考上了葉梨的名牌大學旁邊的……高職院校,學的,也是攝影系。

    只是兩個學校的攝影專業畢業生之后的就業差距……不提也罷。

    重明依舊纏著葉梨。

    他的學校的同學還起哄,說他是他們班級第一個找到女朋友的,要他請客。

    重明對這種“朋友”還是有些不習慣,但是,請客么,可以的!阿梨給他好多好多零花錢!

    “要帶女朋友哦~”

    一入校就被選為校草的重明同學,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耳朵頓時紅了。

    眾人一頓哄笑。

    重明想,笑甚呢?阿梨……還沒答應他做他女朋友咧。

    可是,他好想帶阿梨過來,看看這些小屁孩。

    就是吧,要怎樣才能讓阿梨當他的女朋友呢?

    女朋友,這三個字,看起來也很不錯咧。

    以及,在活了不知道多少萬年的重明眼里,這些大學生,全都是小屁孩啊。還是那種比他還要天真的小屁孩。

    但小屁孩,有時候也蠻可愛。

    重明這樣想著,就很快離開了,沒說答應,也沒說不答應。他的那些同學,還以為校草這是害羞了呢。都盤算著重明穿的還蠻高級,可以吃大戶!

    重明是騎著單車去找的葉梨。

    大學里,好像都是這樣談戀愛的。他和阿梨,也要這樣!

    少年白衣黑褲,令人驚艷的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

    許多女生瞧上一眼就不禁捂著心口,臉紅心跳。

    即便是葉梨,瞧見這樣的重明,都遠遠地瞇了瞇眼睛,勾唇一笑。

    嘖。

    長得好看,就是占便宜呀。

    這么瞧著重明,就覺得,戀愛什么的,也不是不可以呀。

    于是,等重明正忐忑的思索著,要怎樣跟阿梨說,他想要帶阿梨去吃飯!嗯,要以女朋友的身份去,阿梨肯不肯當他女朋友的時候,葉梨也在思索這個問題。

    戀愛什么的,真的很可以了。

    重明是有些傻,可他傻的很可愛,且對她來說,恰到好處。

    長得還好,身材也好,寬肩窄腰大長腿,廚藝好,會畫畫,有藝術細胞,會打架,見到她打架還能上去幫著吆喝……最要緊的是,他喜歡她呀。

    而葉梨自己么,她覺得,嗯,重明很可愛,可愛到……可以親一口。

    這應該,就可以戀愛了。

    葉梨這樣想著,等她抱著書,從圖書館里出來,走到正在無意識的閃閃發光的重明身邊時,就把懷里的書都丟到了重明身上,重明坐在單車上,下意識的兩手一抱,兩條大長腿就足夠撐住車子。

    帥氣的簡直要閃瞎人的眼睛。

    葉梨心道。

    然后,她就親上了這樣閃閃發光的重明……的雙唇。

    軟軟的,溫溫的。

    很好親。

    她就又親了兩下。

    這才跳上了重明的單車,道:“回家!

    重明:“。!”

    重明:“。。。。!”

    校草重明的臉頰耳朵頓時爆紅?蓾M臉通紅的他,依舊帥氣無比。

    他怔楞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又想到阿梨說的那句“回家”,重明想,好像,什么都不用說了哦~

    這樣,他們就已經在戀愛了,不是嗎?

    “好\\(^o^)/~!”重明突然大喊一聲,驚嚇的周圍竊竊私語的同學一跳,然后收起長腿,就載著他的阿梨回家了。

    回家呀。

    他們在一起的家都有了,戀愛什么的,不是很正常嗎?

    等到回家后,洗手洗臉,換了家常衣服,葉梨就去了書房,重明則依舊臉很紅。他覺得,他想要跳舞,想要……掉羽毛。

    可是,不行的吧?萬一阿梨……不喜歡呢?

    不能著急。

    重明就只能去做飯了,然后還順手烤了一個小蛋糕。

    是心形的巧克力蛋糕。

    重明還想放個梨,后來一想,梨和離同音,那還是算了。

    就是時間不夠,要是能去買一束玫瑰花就更好啦。

    以及,最要緊的是,阿梨親了他,那、那他能不能禮尚往來一下下呢?

    葉梨去了書房,卻是上網察看那些曾經把葉雙成關起來的人的下場。

    那些人里,曾經受過葉雙成恩惠的人不提,即便葉雙成是哄騙了他們的感情,可感情這種事情,素來很難說清楚。

    退一步說,葉雙成是道德上的渣,她或許需要受到懲罰,卻不止于此,被口口聲聲說著愛她的人出賣,送到實驗室,每個月都要為每個愛她的人的實驗室出一點血,出一點皮膚組織,出一點那個實驗室需要的東西……后來,如果沒有葉梨的重來一次,變成程霜的葉雙成,估計又要被那些人給捉起來關到實驗室。

    直到后來,葉雙成死去。那些人,很可能又盯上了那時的葉梨,所以,葉梨才會經歷意外車禍。只是意外這種東西,和人品這種東西,真的非常難說。

    葉梨想到自己在本源世界的死,就頗有些哭笑不得。搖搖頭,看到那些人和他們背后家族都被打壓的非常凄慘,那幾個實驗室都被曝光了出來,在該進監獄的進監獄,該被打壓的被打壓,該被判死刑的判死刑時,葉梨才微微揚眉,笑了一下。

    尤其是在看到那些實驗室的研究結果,都被付之一炬的時候,她才徹底安心了。

    無論如何,看到“同行”混到進實驗室神馬的,還是覺得很讓人無語啊。

    將這個特殊電腦給關上了,葉梨又打開了書房里的另一臺電腦,開始上網查詢。

    沒多久,她就打開了好幾個頁面。

    “戀愛期間要做的100件事”

    “200個有意義的戀愛清單”

    “戀愛中情侶必做的30件小事”

    “戀愛秘籍108法”

    ……

    7382系統:【。!】它家宿主大大,這是要瘋?

    葉梨才沒瘋。

    她托腮看了半晌,覺得這些事情吧,好像都不太難?

    就是,一起坐摩天輪,在最高點親吻對方?嗯,摩天輪一點都不高呀,不如她在酆都的白塔高呀。

    不過,像是“把他打扮成女生一次”這樣的事情,嗯,葉梨想,這個還是很有意思的。

    就這樣辦!

    葉·從未談過戀愛·單身不知多少年·梨,壓根不會談戀愛。既然不會,就按照這些被總結出來的“戀愛經驗”來戀愛罷!

    于是,準備了一桌美食,還烤了個上面畫著愛心和LOVE的小蛋糕的重明,再一次被shock了。

    “就按照順序來罷!

    葉大佬拿著打印出來的十來張薄薄的紙,對重明“通知”道。

    重明:“。!”

    重明:“…………”

    并沒有被冒犯,也不覺得很被動。

    開心的飛起好不好?

    好開心~

    他再笨,也看明白了,阿梨……就是要跟他談戀愛!

    教人怎么不開心?

    重明原本腦子就有些不夠用,在葉梨面前就更不會偽裝了。他的開心,根本掩飾不住,他也,壓根不想要掩飾就是了。

    葉梨就發現,她的心情,也非常的好。

    他們都不會談戀愛,可他們有很長很長的時間,還可以搜索到旁人的戀愛指南,嘗試戀愛。

    這樣,也很好呀。

    一起蹦極,體驗一次極限墜落;在陌生的街頭親吻;手拉手一起去看櫻花;去山頂先看夕陽落下,再看朝陽升起;在每一個美好的節日,都為彼此準備一份禮物;一直戴著對方準備的戒指;在想要表達喜愛的時候,不羞澀,不吝嗇……

    就是吧,一起去鬼屋什么的,葉梨表示,她一點點,兩點點都不害怕呀。

    這樣的戀愛,他們談了很久。

    時間一晃而過。

    很快就到了2011年,葉梨26周歲的生日那天,也就是她曾經出意外的死亡的那一天。

    這一天,葉梨像是她的第一個26周歲那樣,去買了最喜歡的那家手工蛋糕店的蛋糕。

    原本重明是要跟著她一起來的,但葉梨覺得無所謂,F在的她,早就不是曾經的她了,不會發生什么意外。而且,她也沒有告訴重明,曾經的她究竟是哪一天出的意外,重明也相信他的戀人的能力,就自己在家里做一大桌菜,等著阿梨帶蛋糕回來。

    哎哎呀,原本他也可以把蛋糕給承包了的!但是阿梨心疼他,表示不想他累著,所以蛋糕就出去買!他家阿梨,可真好呀。

    葉梨:“……”其實她真的是想要吃那家小蛋糕店的師傅做的蛋糕。

    但愛情么,有些時候,還是需要謊言的。有些必要的謊言可以令愛情保鮮……的吧。

    葉梨正心情很好的想著,隨性走著,走著走著,就走到了一個紅綠燈路口。

    這個紅綠燈口的人并不多,也不是葉梨曾經走過的那個紅綠燈口,葉梨也沒有想著會出事。

    結果,真的出事了。

    綠燈亮起,葉梨和一個大著肚子、牽著兩個四五歲小孩的孕婦一起走上了人行道。

    葉梨走著走著,腳步就是一頓。

    一輛載著滿車貨物的大卡車,朝著人行道上橫沖過來!

    曾經的葉梨,是勉強能躲避開的,但是,她躲避開了,就要連累那時和她一起過馬路的兩個八|九歲的小學生。

    這一次,她也是能躲避開的,可躲避開了,這次和她一起走上馬路的母子三個,那位母親還是個孕婦,她們怎么辦?

    葉梨:“……”這可真是,滿滿的惡意啊。

    只是即便那個孕婦是假的,是故意設計的,可她的大肚子是真的,那兩個小孩子也是真的。

    幸而葉梨也不是曾經的葉梨了。

    她先將手里的蛋糕往遠處不會受到牽連的地方丟去,隨即,就朝著那母子三個撲了過去。

    兩個小孩子嚇壞了,葉梨撲倒他們往馬路邊滾,他們就跟著滾,那個孕婦反而要掙扎著不愿意被撲倒救助,她反而想拉著葉梨往大卡車下面去。

    葉梨立刻就松開了那個孕婦的手,將兩個小孩子給推到更遠處,自己也順勢滾了過去。

    那個孕婦頓時驚住了。她顯然沒想到,葉梨不管她了。

    葉·酆都大帝·理:自己想死,她干嘛要阻止?且,生靈不歸她負責,等死了,還不是由著她去管?

    大卡車說到眼前就到眼前。

    葉梨算是反應迅速的,可就是這樣,因為那個孕婦開始的不配合,葉梨身上也被刮傷了一些,兩個小孩子并沒有事情。

    而那個孕婦,她在臨死前捂著自己的肚子,大聲喊“不”。

    可喊什么都來不及了。

    一尸兩命。

    活著的孕婦還想要算計葉梨,或是被威脅,或是因為利益,可等到死后,一下子就知道葉梨的身份了,當場嚇得險些暈過去。

    陰差隨即到來,給葉梨悄悄地見了禮,就用鎖鏈套住孕婦,走了。

    兩個活下來的小孩子撲到孕婦的身體上,哭得凄慘無比,且是真的死了親媽。

    葉梨抬起頭,看向那個頻頻回頭看的孕婦鬼,心道,終于知道后悔了,可是,又有甚用呢?

    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

    監控一直在線,沒有丟失或毀壞。

    葉梨配合交警的詢問,也一起看了監控,葉梨沒有任何的過錯,還救了兩個孩子。至于那個孕婦,鬼知道她當時都被救了,還要拉扯著救命恩人往大卡車要開過來的方向跑。

    葉梨因此也就沒有錯過重明的大餐。

    她甚至都沒有立刻跟重明提這件事。

    等到過了幾天,她接到電話,說是警局那邊查出來,這次的事件有些蹊蹺。

    畢竟,那個孕婦當天的舉動太過奇怪,警局里就有人去仔細調查,調查到那個孕婦的娘家,最近發了筆橫財。事情一步步的調查看來,就查到是當年葉雙成的一個極其低調的情人和一個沒有透露出身份的人聯手,做了這件事情。至于原因,警局里仔細詢問,也沒有問出來。

    他們問不出來,葉梨倒是猜到了。

    設計這個局的,只怕至少是兩方人馬。這兩方人的計劃和目的還不一樣。

    一方是想要葉梨受傷,至少短時間內是可控制的,然后運走;一方則是算計準了葉梨的性子,讓葉梨死。

    前者就是葉雙成的那個戀人。

    葉梨最初的那一世里,只怕也是兩方人兩個意見,只是那時候因為兩方的人馬都多,且都位高權重,有錢有勢,葉梨就真的以為那是一場“意外”,但這一次,那些人大都被葉梨給送進監獄去,有的還被執行死刑了,僅剩下的在外頭這一個,這次也要折進去了。

    他是因為太深愛葉雙成才如此,還是因為找不到葉雙成做實驗,所以想找到葉雙成的女兒做實驗也好,都和葉梨沒什么關系了。他不會再出來,也不會再開口了。

    而后者么,原本大約也是一方勢力,覺得殺了葉梨,破釜沉舟,他們才有實驗的機會,或是單純的就是報復。只是這一次,他們同樣大受打擊,估計也是人手不足,實力不夠,才會被發現。

    只是前者不知為何,到最后也沒有供出后者。

    葉梨對此不置可否。

    她現在也懶得找人了,反正那個人,總會死。死了,就要到她的地盤了。

    到時候,那苦日子,才是真·苦水里熬出來了。

    不著急。

    不著急。

    葉梨是真心不著急,重明先是氣憤,后來也是想明白了,又見阿梨說要和他去哪里哪里旅游,重明就更開心啦。

    ——是了,反正那個人是要死的。之前阿梨沒承認過他的“身份”,地府那些人都要巴結著他,現在阿梨都說他是她男朋友了,等到了地府,他要那些人幫他注意一下,等那幾個要害阿梨的人去了地府一定要通知他,他們才不會不聽咧!

    床頭風的威力,哼╭(╯^╰)╮

    7382系統:【……】說的你真的爬上去了似的!

    只是,葉梨和重明不追究了,跑去國外轉了兩個月,葉梨的書再次出版發行的時候,二人才回來。

    剛剛回來,就被葉彥邦找上了門。

    此時的葉彥邦,頹廢無比,狼狽蒼老。

    整個人的精神氣,都像是被掏空了。

    葉梨微微揚眉,很不客氣的道:“我記得,我們十六年前就達成了協議,此生不再見面。你,犯規了!

    她不太明白,葉彥邦找過來是個什么意思。

    葉彥邦當著葉梨的面,痛哭流涕,哭得像是個孩子。

    葉梨:“……”不是說好了斷絕往來嗎?哭成這樣,難道是知道她的身份了?

    自然不是。

    葉彥邦哭了足足有兩個小時,才漸漸收了聲。并沒有人招呼他。

    他抬起頭來,就見那個一直跟在葉梨身邊的英俊的青年,正在幫他那個閨女剝蟹。他那個閨女十分淡定,只偶爾時候,會側首對青年笑一下,還會親自夾菜給青年吃。那個青年頓時就樂了起來,樂得跟個傻子似的。

    這好像也不錯。

    葉彥邦抓起桌子上的紙巾,把臉擦干凈,深吸了好幾口氣,硬是等著葉梨和重明吃完了一頓飯,才開口道:“我知道你不缺錢,不缺房,也不缺……一個不負責任的父親。但是,我還是想告訴你一聲,我的財產,會捐出三分之一,剩下的東西,都留給你。到時,律師會聯系你的!

    葉彥邦說罷,站起身,腳步踉蹌的就出了飯店的包廂。

    葉梨輕輕一揚眉。

    重明就扁扁嘴,把窗戶開開,磨磨蹭蹭的要出包廂,又不想出包廂。

    葉梨眨了眨眼,對著重明勾了勾手。

    親!

    “一會過來!

    重明這才有些開心的離開了。

    重明剛出了包廂,就有小鬼迫不及待的跑了進來,將他們知道的有關葉彥邦的消息,說給了葉梨。

    卻原來,當年葉雙成因為原主提出的要求,插足葉彥邦和青梅竹馬的秦宛秋之間,致使二人早早分開。葉彥邦出于多種原因的考量,最終選擇了和葉雙成在一起,卻也因此被葉雙成的那些仰慕者以及他們背后的家族嚴密監控了12年。

    直到葉雙成被這許多實驗室給折磨的死掉了,葉彥邦才終于解脫出來,并找到了等候他多年的秦宛秋,放棄了他和葉雙成的女兒,獨自奔向秦宛秋。

    葉彥邦以為,這就是他自由和幸福的開始。完全不知道秦宛秋早就不是當初的秦宛秋。秦宛秋當初被迫懷孕遠走,生產之后,卻無力照顧這個孩子,后來不得已就從事了不良職業,一雙玉|臂千人枕,連她生下的孩子都瞧不起她。

    后來被某些人找到,秦宛秋無論是為了孩子和自己,還是為了自己心里的仇恨,都答應了對方,去葉彥邦身邊做臥底,監視葉彥邦的一切行動。

    葉彥邦一心想要逃離,卻不知他是從一個牢籠,逃向另一個牢籠。秦宛秋為了報復他,不但監視他,把他的一切行動都告訴給他人,還懷了別的男人的孩子,讓葉彥邦將之當成親生的兒女養大成人。

    如果不是有人想害葉梨,警局調查時,調查關系人時找到了秦宛秋,葉彥邦對妻子產生懷疑,后來多方調查,還不知道真相竟是這樣的殘忍。

    他想要自由,自由從不曾青睞;他想要負起責任,秦宛秋卻并不想要了。

    他只是個普通的男人,普通的畏懼權勢地位,貪戀金錢美色,但普通的內心深處,還有一絲絲責任感和道德感的男人。

    他并不覺得,自己應該被這樣對待?墒聦崊s是,他被人監視了大半輩子。如今到老到老,才知道一切都是虛假。

    甚至,秦宛秋因為深恨他,在外面不但有她現在的兩個孩子的父親這個男人,還和其他男人有染,去年還感染上了艾|滋。如今秦宛秋敢和葉彥邦撕破臉,其中一個緣故就是,她已經把葉彥邦也傳染上了。

    葉彥邦不明白自己為什么要遭遇這一切,可他實實在在的遭遇著這一切。秦宛秋還對他道,他們兩個真正的孩子,已經死了。葉彥邦只剩下一個親生孩子,那個親生孩子,還親手被他給推遠?蛇@是葉彥邦活該的不是嗎?

    而一齊出手設計那場車禍,想要葉梨死的人,就是秦宛秋。秦宛秋知道了葉彥邦命不久矣,當然想要他死之前再痛苦一番。結果,葉梨沒有死,可葉梨并不愛這個父親,也足夠她以此來嘲笑葉彥邦的了。

    葉彥邦的痛苦,可想而知。

    ……

    葉梨對此倒沒有太大反應。至多是等葉彥邦死的時候,為其收尸。至于秦宛秋,不必到地府,就自有說法。

    葉彥邦豈是個忍氣吞聲的性子?他最終還是把秦宛秋給送到了法庭之上。這對快要死的秦宛秋來說不算什么,但是,秦晚秋的兩個親生孩子,將來的職業選擇和命運都會受到影響。

    葉梨見狀,便不再說什么了。

    只繼續和重明過他們的小日子。

    忽有一日,在葉梨過27歲生日的前一天,她忽然想了起來,自己是怎么變成厲鬼的了。

    那些設計她死亡的那些人,沒有逼瘋那時的葉梨。但是,后來有瘋子劫持了一輛校車,葉梨那時正處于到處飄蕩,找不到鬼門關的時候,見到了那個瘋子想要燒毀校車和校車上的二十幾個孩子。彼時的普通鬼葉梨是沒有辦法的,但是,厲鬼葉梨是可以救人的。

    葉梨26歲死的那一天,是要去參加一個有些正式但不是特別正式的宴會,穿的是一件白色的及腳踝長裙。她車禍去世,鬼魂飄出,身上的那件白色的長裙上卻依舊一塵不染。

    但普通鬼葉梨化身成厲鬼,開始殺人的時候,她的白裙,開始逐漸被染成血色。

    厲鬼的可怕在于,她是失控的。

    失控之中的厲鬼葉梨,不止殺了這個瘋子,還殺了許多誘拐小孩子的人販子、虐|待或性|侵|兒童的人渣……到了最后,她的那件雪白的裙子,從白色變成血紅色,從血紅色變成了黑色。

    幸而她的心底還有一條線,線內的才要被處理,線外的不可以碰。才沒有真的變成殺人魔頭。

    直到有一天,她又救了一個小女孩。

    小女孩眼睛很亮很亮,年紀很小,才3歲。她被葉梨救,是因為她差點被親奶奶給賣掉。

    在她之前,她的一個親姐姐也被奶奶這樣裝成“孩子被偷”,賣掉過。

    厲鬼葉梨直接把那個重男輕女,一心想讓兒媳婦生孫子的老太婆給嚇瘋了。

    眼看小女孩的媽媽就要過來,厲鬼葉梨就想要飄走。

    那個小女孩的眼睛卻很亮,亮到她可以看到厲鬼葉梨。她沒有去看她的媽媽,反而對著葉梨喊了一聲“抱抱”,還張開手臂,期待的看著葉梨。

    厲鬼葉梨怔住,轉身,看著那個小女孩,看了很久,才逐漸從厲鬼狀態之中清醒過來。

    但她也忘記了自己在這期間手上沾染的血了。

    ……

    終于回想起了自己是如何變成厲鬼的,葉梨有些哭笑不得,又有些釋然。

    如果是這樣的原因,她倒是能接受。

    她也終于明白,自己為什么會和“反派媽咪系統”綁定。敢情是總系統根據她的經歷判斷,她應該是個很喜歡小孩子的人?梢宰鲂『⒆拥膵寢!

    葉大佬:“……”其實,她只喜歡乖巧聽話的好孩子啦。

    重明:“那咱們以后生一顆很乖很乖的蛋!它要不乖,我就揍乖它!阿梨,好不好?”

    葉梨:“……”

    戀愛著呢,嫑提孩子!

    她可是打算戀愛這一輩子呢!

    7382系統:【@#¥%!@*(@】

    就木有人考慮過本系統的感受么?狗糧吃多了,會讓系統報社的!真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排列五走势图带连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