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三十四·攪亂

作者:秦兮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我的絕色美女房客、逍遙兵王、神藏、權路風云、都市之最強狂兵、中華武將召喚系統、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記住【筆下文學 www.kacgzm.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徐管家面色嚴肅,毫不遲疑的大聲答應:“是,請老太太示下,我萬死不辭!”

    “好!”徐老太太滿意頷首,面上終于有了一抹笑意:“算老國公沒有看錯了你,府里現在遭遇大難,國公被人彈劾擁兵自重,坑殺俘虜,平白得了許多罪名,我要你去沈家一趟......”

    沈家?

    徐管家到底是跟著英國公出生入死過的家將了,也經過了許多事,一聽徐老太太這么說,就有些明白過來,急忙問:“是老國公出事了?”

    否則的話,現在形勢一片大好,哪里還需要偷偷去找沈閣老?

    徐老太太輕描淡寫的將葛家送來的消息說了,看徐管家面色凝重,便道:“若是沒猜錯,此事跟信王脫不了關系,現在國公遠在云南,音訊不通,他只怕被人彈劾了也不知道,而錦衣衛已經派人去云南押解陸家的人了......”

    不必徐老太太再多說,徐管家什么都明白了。

    被人彈劾倒不是什么罕見的事,可問題是要應對得當,要是連背后到底是誰在算計都不知道,而且又消息不通,的確是一件很麻煩的事。

    現在國公正是受圣上器重的時候,被人算計原本也不必這么緊張,但是老太太這如臨大敵的模樣,再加上眼下世子也出了事,只怕是真的有人在背后指使。

    他一下子就反應過來,問徐老太太:“您的意思是,讓我去問沈閣老......”

    這倒也是,彈劾英國公這么大的事,奏折怎么都是瞞不過內閣這幾位的,還有誰比他們更清楚詳情呢?

    而且幾位閣老之中,首輔有些難以接近,而王太傅又是更親近信王的,的確是沈閣老為人最圓滑且世故,找他是最有希望問到些東西的。

    徐老太太卻鎮定搖頭,終于徹底的冷靜下來:“不,我要你去牢里一趟!

    ......

    徐管家不明所以,望著徐老太太一時不知道怎么辦。

    徐老太太也沒再多廢話,沉聲道:“沈家是不會那么容易告訴我們的,都說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難,這世上沒那么好的事。沈家那個二世祖之前一直都是跟著老大的,若不是老大關照,沈家的那個二世祖能去登州任指揮使?!你去牢里一趟,問問老大,老大自然會告訴你怎么才能從沈家要到消息!

    她忽而又笑了一聲:“姓邱的見錢眼開,打不開承恩侯的路子,邱大人這條路總是能走的,你明白了?”

    徐管家全都明白了,急忙答應下來。

    而此時此刻,邱致遠才從張慶府里回了家里不久。

    他這一次從張慶手里撈到了不少,銀子不必說,張慶是個大手筆的人,一給就給了五萬兩銀子,而且張慶還暗示過,等到以后,這錦衣衛都督的位子,也可讓他去做。

    錦衣衛都督向來是由太監兼任,鮮少有讓錦衣衛的人自己坐的時候,如果他能當上都督,那地位可就不可跟現在同日而語了。

    他心情舒爽,以至于徐管家跟黃家的人一同找上門的時候,他很快便見了人。

    徐管家當然不可能自己來見他,是找了邱致遠的夫人娘家的人一道上門的,邱致遠沒在乎這么多,只是在聽說徐管家要進詔獄探望徐兆海,才挑了挑眉,有些為難的道:“倫理來說,這倒不是什么大事,可是你們也知道,如今這件案子是由承恩侯在跟......我恐怕也不好貿貿然插手.......”

    徐管家對這個錦衣衛的鎮府也算是很熟了,當然知道他這不過就是敷衍的客套,當即便不動聲色的從袖子里掏出一沓寶通錢莊的銀票來:“對了,聽說大人新近有添丁之喜,這是我們國公的一點兒心意,請大人笑納!

    邱致遠一時有些意外。

    最近這是怎么了?怎么這些從前根本自重身份的人現在排著隊來給他送銀子?

    從前這些人可都只看得到錦衣衛有衛敏齋,何曾看得到他這個鎮府?

    徐管家舍近求遠,為什么不去求衛敏齋,反而求到了自己這里?

    還有張慶公公,大費周章的廢了這么多事,也是不想衛敏齋親自去押解陸家的人......

    衛敏齋到底是惹上了什么事,還是這些人要對衛家做什么?

    可這些念頭也不過就是在心里片刻罷了,邱致遠便不再當回事。

    反正神仙打架,只要不殃及他們,他就懶得管別人死活。

    而眼下看著這一摞厚厚的銀票,他略微想了片刻便笑著示意自己妻弟將銀票接了過來,嘴里一面便道:“他小小年紀的小人兒,怎么值得國公府如此大禮,真是折煞了,折煞了了!”

    心里卻忍不住覺得自己這個兒子腳硬,一生下來就給他帶來不少好處。

    而至于徐管家所求的事,如果是說要把徐兆海撈出來,他倒是不敢插手,可只不過是想進去探視,這卻難不倒他。

    衛敏齋就算是指揮使,他還是鎮府呢,手底下總是有些人的。

    他略想了想,便道:“明日指揮使要去廊坊,便趁著這個時候,你若是有什么要給世子帶去的,就去吧,只是別叫我為難!

    徐管家哪里敢讓他為難,聽見他答應,心里迅速松了口氣。

    徐家忙的手忙腳亂,再也顧不得范家的事,范家就總算是得了喘息的時間,蘇付氏聽說范夫人有請,一是為了安范夫人的心,二是想著那件婚事總該有個說法,既然人家女兒不愿意,便上門去把事情說清楚,便急忙答應了。

    等到了時間,就帶著朱元一起去了范家。

    范夫人早已經準備好了,等朱元一到,跟蘇付氏互相問了好,便開門見山的跟朱元說了蘇文祥的事:“難為你費心了,只是我跟她父親都想著既然退了親,不好立即結親,便干脆耽誤些時間,所以這件事......”

    蘇付氏心里早知道會是這么個結果,倒也沒什么意外的,沖著朱元微微點了頭,示意她不必再多說了。

    畢竟牛不喝水強按頭也沒什么意思。

    朱元就更無所謂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排列五走势图带连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