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1章 應隆實力很強,來歷可疑

作者:缸里有米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超維術士、飛劍問道、元尊、龍王傳說、圣墟、武煉巔峰、劍域神王、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

一秒記住【筆下文學 www.kacgzm.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鄂春手中的鱷嘴大剪刀,瞬間開裂,化為碎片紛紛揚揚地灑落,準道器,竟然遭到器靈反噬而損毀!

    鄂春本人,連同他胯下的狻猊獸,都被法力余波推得后退出數百米遠。

    一時間,人仰馬翻,諸多大寇巨盜的隊伍一片混亂,所有人都如風中枯葉殘花般凌亂飛舞。

    強大的沖擊波襲來,他們非常難受,被震得胸口猶如被巨錘砸中,有修為低的,連護體法器都震碎,瞬間噴出一口鮮血,金丹修士都昏迷了。

    “所有金丹修士,退后。元嬰修士和我一起上!”

    鄂春不甘忍受這挫敗,性格太過于驕狂與霸蠻,根本不懂退一步海闊天空的道理。

    他雙臂一振,背后血色大旗,爆發出汪洋大海般的恐怖波動,沖霄而去,朝著姜天殺去。

    那些大旗猛然搖動,卷動長空,所過之處空間裂痕遍布,如蜘蛛網般蜿蜒在虛空。

    這是一種長條旗幟,迎風獵獵,旗桿如最鋒利的長矛,旗面模仿鱷尾搖動韻味,甚至模擬出法則,非?植,一位金丹若受到波及,都要連肉身帶神魂都瞬間被磨滅掉。甚至元嬰修士被旗桿洞穿,也恐怕難以自保。

    “殺!”

    “讓他們知道我們大寇家族,絕非浪得虛名!”

    “哼,就是元嬰天君又如何?群起而攻之,累也要把他活活累死!”

    “我等縱橫仙墟諸世界,連墟皇殿九衛都敢霍霍,王公貴族殺了不知多少,還怕他!”

    同時,十幾位元嬰大寇巨盜,都各逞絕學地瘋狂朝著姜天襲殺過去。

    他們都經歷過殺伐,戰火淬煉,雖然行事殘暴血腥,但也有自己的行事準則。

    比如,永不怯戰,把大寇的榮耀看得比生命還重,比如,團結一心,能把后背交給戰友,比如,有仇必報,不惜一切代價的報仇,哪怕自損一千,也要傷敵八百。

    這些準則,和宗門或者家族出身的修士大為不同,他們沒有血緣和傳承關系,必須把這些規則理念,深入骨髓,否則,沒有團結性可言。

    此時,他們也隱隱察覺到,和姜天戰斗的結果,兇多吉少,但無一人后退,悍勇霸蠻到極點。

    十幾位元嬰天君一起出手,那是何其恐怖的場景。

    一時間,最常見的五行法則,到異種法則,甚至還有各種妖獸兇禽法則齊出,彼此交織,如一副巨網般,朝著姜天鋪天蓋地淹沒過去。

    “開!”

    姜天并指一揮,動用法則之力,庚金法則長刀如天河匹練般席卷而出,似乎能切開混沌,劃分陰陽般,能夠摧枯拉朽,斬破一切,犀利鋒銳到極點。

    嗤啦!一聲!

    這匯聚了十幾位元嬰天君法則的“巨網”被姜天的庚金法則長刀,一刀斬破!

    “小丫頭別看。叔叔接下來,要打爆這些入侵者了!”

    姜天一步邁出,露出慈祥微笑,柔聲提醒了小羅復一聲,然后目光一凜,一指點出。

    砰!

    一名元嬰大寇腦袋炸開,連元嬰都沒逃脫,瞬間被庚金法則磨滅成齏粉,無頭的尸體揮灑著

    嗤啦!

    緊接著,姜天并指一揮。

    鯤鵬衍生法則開混沌,空間瞬間出現一片方圓千丈的裂痕,呈現扇面形鋪開,能夠切割一切。

    嗤啦!

    兩位元嬰天君身體裂開,寸許元嬰驚叫著飄蕩而出,又被姜天一指點殺。

    此時,九面血色大旗,爆射而至,犀利的旗桿矛鋒朝著姜天洞穿過去。

    血腥味極濃,完全是由強者精血凝絕而成的旗面,異常堅韌,猶如紅色長蛇卷動,遮天蔽日,要纏繞困住姜天。

    “破!”

    姜天又是僅僅一拳打出。

    沒有使用任何神通與法則,完全是肉身硬撼,這就是藝高人膽大。

    九面血色大旗,原本堅韌之極的旗面猶如廢紙般被拳勁扯得稀碎,不知什么寶金打造的旗桿也如麻桿般慘然折斷,畢竟,這是超脫神體的拳勁,甚至能夠引起空間撕裂。

    “此子,一拳之威竟然恐怖如斯?”

    “少主,撤吧!大寇報仇,千年不晚!”

    余下的幾位元嬰天君,都大吃一驚,萌生退意。

    姜天以肉身打爆九面準真器大旗的一幕,太過于震撼了,讓他們根本無法評估出姜天的實力。

    “早就說了,趕緊撤,趕緊撤。非要和人家死磕!現在好了,幾個兄弟都掛了!”

    應隆氣急敗壞,道:

    “我自己偷偷摸摸地過來考古,也完成了,你非要大搖大擺地過來明搶!”

    “我不甘!”

    九面血色大旗被姜天打爆的瞬間,鄂春受到嚴重的波及,喉頭一甜,險些噴出一口鮮血,但卻依舊想要斬殺姜天,一雙妖異的豎瞳中兇光爆射。

    “不甘?等我殺了你,你就沒什么不甘了!”

    卻看到,姜天已經變守為攻,一步踏空,瞬間十里地,掩殺過來。

    嗤!

    他黑色發絲飛揚,右手在虛空中一握,一把絕世雷刀浮現,其上篆刻無數符陣,綻放光芒。

    雷霆之法,至陽至剛,也克妖修。

    能把他們打出原形來,甚至出現返祖現象,讓其法力分散,進而輕松斬之!

    哐當!

    姜天招式簡單粗暴,如力劈華山,紫電雷刀高高舉起,如天河匹練般狂斬而下。

    姜天的雷系法則,一部分來自于神獸雷犼血脈,另外一部分是用饕餮歸元多次雷劫所化,內蘊的是海量元嬰雷劫,十分可怕與強大,殺傷力絕世無雙。

    姜天掌控法則,順逆由心,出手太快,一切攻擊猶如信手拈來般輕松自然,速度也極快。

    “保護少主!”

    “殺!”

    鄂家大寇忠心耿耿,悍不畏死,足足五名元嬰齊齊飛射蒼穹竟然主動阻擊姜天守衛鄂春。

    轟隆!

    他們不惜自爆元嬰,引發驚天動地的元氣巨浪,朝著紫電雷刀沖擊。

    這是一副無比慘烈的畫面。

    一連五尊元嬰炸裂,殺傷力至少媲美十枚大型核武,天穹在抖動,日月倒懸,天地間一片混沌,空間裂痕密布,方圓百里盡皆震顫,許多蠻獸都被震得瑟瑟發抖,匍匐在地,近處的,更是慘然炸開。

    若非姜天在大戰之時,開啟一道屏障,守護住天村村民,且龍勝男也開啟帝皇九龍法則,組成一面龍盾,恐怕天村村民會在第一時間化為齏粉。

    “不!”

    鄂春慘嚎,豎瞳驟然收縮成針尖,流下道道血淚,心中大慟,恨得咬牙切齒,也后悔到極點。

    他沒想到自己只是遲疑了片刻,就害死足足五位親密戰友忠心隨從!

    這是莫大的損失!

    大寇鄂家中,全部算起來,也不過二十多位元嬰罷了,這一下就折損五位!

    且,這些兄弟,都曾與他一起征戰天下,感情很篤厚,猶如親兄弟般。

    而今隕落,他怎么能不痛?

    但哪怕他們元嬰自爆,也只是將姜天的紫電長刀撕扯出裂痕,將斬下趨勢阻擋住一個彈指罷了。

    下一刻,哐當一聲,紫電雷刀撕裂諸多自爆的元嬰,朝著鄂春一斬而下。

    “大哥!遁!”

    “少主快逃!”

    應隆和余下的諸多元嬰,護住鄂春就跑。

    兵敗如山倒,現在他們已經意識到姜天的實力完全能夠碾壓他們。

    其他金丹大寇與巨盜,也嚇得亡魂皆冒,紛紛狼狽逃竄。只恨爹媽少生了兩條腿。

    “想跑?你們能跑得動嗎?”

    姜天微嘲一笑,朝著鄂春的背影凌空一點。

    定海冰神法則,瞬間施展。

    此時的定海冰神法則,已經完全和吸收和煉化了玄冥寒泉,成了法則真印,施展起來,得心應手,威力是原來的十倍不止。

    喀嚓!

    隨著姜天這凌空一點,鄂春所在的方圓百米的空間都驟然定住,化作鐵板!

    身處其中的鄂春,慢說逃脫,他甚至連手指彈動一下都困難,就猶如琥珀中的標本般,完全靜止。

    不過,他思維意識還在,心中瘋狂尖叫:“這是最強大的空間法則!”

    “天哪!此人肉身、神識和法則都強大到極點,而且,不止一種法則!世界上怎會有此等怪胎和妖孽呢?”

    這一刻,他的心中滿是深深的恐懼和悔意,早知此人如此強悍,就不要冒犯他了。就不該來這個地方。

    就在此時,刺啦啦!

    “橫穿千山!”

    應隆暴喝一聲,整個人搖身一變,爆發出一只巨大的穿山甲法相,渾身金甲般的鱗片鏗鏘震動,然后合攏得嚴絲合縫,身形飛速旋轉,尖銳的頭顱猶如金剛鉆朝著那片定住的空間鉆去,雙爪猶如天刀瘋狂舞動,撕裂出一片片空間碎片。

    “這小子好厲害!”

    姜天心中微動,并沒有阻攔。

    哪怕他剛剛施展定海冰神禁域不過只是十分之一的實力,面積很小,法則也是隨手發出,不夠凝實,但是,能破開他定海冰神空間法則的,還是還是第一個。

    況且,這小子還是元嬰修為,看來他擁有穿山甲的天賦血脈神通,強大到可怕的地步。

    怪不得他能出入防衛森嚴,禁止重重法陣無數的仙墟皇陵,果真有兩把刷子。

    過了足足三個彈指,應隆終于將凝固空間打出一個通道,將鄂春拖出。

    “為什么對方沒有動手呢?”

    此刻他心中也很奇怪,因為三個彈指對修士來說并不短,以姜天的實力,足以殺他十次了。

    不過。

    情急之下,生命危險就在眼前,他也沒有時間細想,嗖地一聲鉆進山峰之中,轉眼間消失不見。

    “主公,這些人,不能輕易放掉,不然就是放虎歸山……”鬼狼神識傳音,提醒姜天。

    “他能跑得了?”

    姜天輕蔑一笑。

    當初,他在地球的巖漿深處,鯤鵬金丹也不過是剛剛凝結罷了,就能橫穿無盡巖漿地殼,摘花而返。

    應隆的穿山甲血脈,的確強大,掌控的法則也很恐怖,但距離能夠橫擊三千世界的鯤鵬法則相比,他就是個鉆地老鼠罷了,根本不值一提。

    鬼狼連忙閉口不言。

    “他也姓應?這個應姓,在上古修煉界,據說是從應龍衍生出來的的,應龍五行司土。所以穿山甲、鉆地鼠等血脈的妖修,都喜歡用這個姓氏,往自己臉上貼金。不過應子玉的姓氏,據說是盛皇重黎親自賜予的!”

    不過,姜天心中微微一動,這小子不會是應子玉的后裔或者同族吧?

    本來,姜天想直接滅掉這廝,但是,想到此節,也就不得不手下留情了。

    況且,無論應隆還是鄂春這些大寇,其實都是仙墟世界秩序的顛覆者、反叛者,雖然性格比較莽撞,行事比較殘忍,但都是可以屬于可以團結、利用和改造的勢力群體。

    想到這里,三丈神盤,突然在姜天背后綻放開來,鯤鵬極速法則驟然明亮,釋放。

    “我抓!我抓我抓!”

    “我鉆!我鉆鉆鉆!”

    “開!開!開!”

    此時,千里之外的地底深處,應隆正飛快地舞動雙爪,轉動身軀,爆發土遁神通和開土法則,無盡巖石與土壤在感受到開土法則的瞬間,就猶如流水般甚至猶如空氣般分開。

    他的速度可謂恐怖,猶如一道金色流光在地底飛速穿梭,瞬間百里。

    “他應該追不上了!

    長時間地爆發神通法則,應隆也是累成癟犢子,元嬰都燃燒得幾乎龜裂,消耗極其嚴重,呼呼地喘氣。

    此時已經跑出千里,他感覺安全一些,松了口氣之后,不由氣得破口大罵:

    “你娘的腳,鄂春!老子好好地過來考古,進行歷史學研究,逍遙自在并且優雅。你狗日的非要跟過來,搞出天大陣仗,惹了元嬰巔峰的大高手。若沒有你,老子已經拿到那些珍貴的文物了!”

    鄂春被他用元氣和法則束縛背上,默默垂淚,緊咬牙關,一言不發,在為幾個死去的兄弟傷心。

    “好了,別哭了!”

    應隆有點心中不落忍,安慰道:

    “這也不怪你。那小子好生兇惡,恐怕只要撞見我們就會動手的。他娘的,天村這窮鄉僻壤之地,從來不能修道的,怎么竟然冒出這么一個大高手呢!太邪性了!”

    “回去之后,你老子問起,咱們就統一口徑,說是碰見墟皇殿的神將,咱們與他們打起來了。你父親最痛恨墟皇皇族,料想他也不會責罰的!”

    “至于那些死去的東西,你哭也沒用。還不如我再多挖幾座墳圈子,給他們一些補償!”

    鄂春久久無語,突然間咬牙切齒地喝道:

    “不行!我要報仇,我的兄弟們不能冤死!我如實稟告我父親,他哪怕殺了我,我絲毫也不在乎,但我要求我父親下界殺了天村這個修士!為他們報仇!”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排列五走势图带连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