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柳暗花明

作者:純潔滴小龍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超維術士、飛劍問道、元尊、龍王傳說、圣墟、武煉巔峰、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

一秒記住【筆下文學 www.kacgzm.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說出來你們可能不信,我們在這山溝溝里蹲了三天,結果抓到了自己人。

    一時間,

    鄭凡、阿銘和瞎子三人目光交匯,

    瞎子沒目光,但也假裝自己是有的樣子!

    這事兒,說是誤會,是不可能解開的了,因為已經有兩個密諜司成員被自己這邊殺了。

    哪怕是真的將這件事報上去,也不好收拾,別的事情靖南侯是能保下來的,這頂保護傘的厚度整個大燕可以排前三;

    但問題是,你既然得知了關于赫連家寶庫的消息,為什么不上報?

    你居然敢偷偷地自己去尋找寶庫,你一個盛樂城城守企圖私吞一座寶庫,這是什么居心?

    這玩意兒,已經黏褲襠了。

    所以,

    眼前這位密諜司的好漢,

    你是上路也得上路,不上路也得上路,不管怎么樣,是不可能活著出去的。

    鄭凡伸手,將先前卡在對方嘴里的銼子給取下來,對方當即開口道:

    “你們是什么人!”

    鄭凡很平靜地回答道:

    “大成國東廠!”

    “…………”瞎子。

    “…………”阿銘。

    “東廠?”

    “和你們燕國的密諜司一樣的衙門!

    男子的眼睛微微一瞇,似乎是在心里分析著情報是否準確。

    “赫連家的寶庫,是我晉人的,你們燕人拿了土地還不滿足,還想覬覦我晉人的民脂民膏?”

    “笑話,赫連家的土地顯然都是我大燕的疆土,赫連家的東西,就是我大燕的東西!”

    喲呵,是個好漢;

    而且說話風格很燕國。

    鄭凡靈機一動,笑道:

    “倒是辛苦你們了,千辛萬苦地把赫連家的小姐給放出來,不過,可惜了,現在倒是便宜我們了!

    此人聞言,臉色頓時一變,驚呼道:

    “你們,你們在密諜司有暗樁!”

    還有一句話他沒說,但都能猜得到,那就是:否則為什么會知道這個消息。

    鄭凡長舒一口氣,自己是猜對了。

    其實,在得知赫連寶珠的身份后,鄭凡就有懷疑了。

    因為他深刻地清楚燕人的作風。

    田無鏡是個能自滅滿門的主兒,李富勝這種神經病也是鎮北軍培養出來的總兵。

    赫連家敢落井下石主動進攻燕國,燕國反起手來怎么可能不給他滅得雞犬不留?

    看樣子確實是這樣,赫連寶珠明顯就是密諜司故意放出來的,想著放長線釣大魚。

    男子冷哼一聲,道:

    “你們跑不掉的,這附近有我數千燕軍!”

    鄭凡聽到這話還愣了一下,隨即明白過來對方是在說什么。

    很顯然,前幾天的軍事行動,讓這幫密諜司的番子也有些詫異,并且因此失去了對赫連寶珠一行人的跟蹤。

    所以,這個人剛剛說的數千燕軍,應該是自己的兵馬。

    嘿,有意思了,你拿我自己的兵馬來威脅我?

    這時,瞎子開口道:

    “主………廠公!

    “嗯?”

    “我對他有些話想說!

    “你說吧!

    瞎子低頭,看向了這個男子,道:

    “你看,你的兩個兄弟已經死了,你也落在了我們的手里,只要你愿意,完全可以投靠我們的東廠,日后有享不盡的………”

    男子身體忽然一顫,嘴里開始有鮮血涌出,眼里帶著嘲諷之色。

    他咬舌了。

    瞎子嘆了口氣,回頭看了一眼鄭凡,鄭凡點點頭。

    瞎子會意,伸手遮住了男子的眼睛,一根銀針直接刺入對方的穴道,給了男子一個痛快。

    水潭邊的樊力已經上來了,全身上下濕漉漉的,身上還背著一具尸體。

    “正好,阿力,你挖個坑,把這仨都埋了吧!

    樊力撓了撓頭,然后又點點頭,將三具尸體都扛在了身上,走向了遠處,開始挖坑。

    而這時,薛三也回來了,手里拿著匕首,匕首上還帶著血。

    “主上,那邊的兩個我已經解決了,咦,活口呢?”

    薛三有些納悶,怎么全都死了?

    “殺錯人了,殺的是密諜司的人!毕棺咏忉尩。

    “燕國的密諜司?”薛三有些恍然大悟道:“怪不得我最后殺的那個人臨死前罵我的話帶著點兒燕國口音,我還以為是我聽錯了!

    鄭凡在洞穴口又坐了下來,道:

    “三兒,你去把那兩具尸體找回來,一起交給樊力埋了吧!

    到底是袍澤,殺你們是誤會。

    薛三點點頭,轉身去扛尸首了。

    阿銘坐下來,看了看自己腹部的傷口,默默地又拿出水囊,喝了兩口血。

    瞎子則扭頭對鄭凡道:

    “主上,密諜司既然會摸索到這里來,這證明燕國朝廷那邊其實也沒找到寶庫的接頭人,我們其實還是大有機會的!

    鄭凡伸手揉了揉眉心,道:

    “事情沒之前那么簡單了!

    “主上,這個不用擔心,您先前說的那個身份不是正合適么?反正扣個屎盆子出去,成國的東廠,乾國的銀甲衛,甚至是江湖人士幫派都可以,布置得巧妙點兒,留點兒蛛絲馬跡什么的,總能給我們自個兒洗干凈的。

    就算找到了寶庫,咱們再找個辦法洗,錢不就是了,沒必要跟暴發戶似的那樣花!

    鄭凡點了點頭,道:

    “還是你思慮得周全!

    無論如何,寶庫是不可能放手的,都等了快三天了,就這般放手,豈不是虧得慌?

    密諜司什么的,雖然帶來了些許壓力,但對于鄭凡等人而言,他們可沒有什么大燕的家國情懷,也不會有太多的負罪感。

    “等阿力那邊把尸體埋好,咱們就繼續吧,再等三天,如果到時候接頭人還沒出現,那我們就不傻等了!

    畢竟家里還有不少的事兒要做,不可能一直杵在這兒夢想著發財。

    “屬下明白!

    ………

    “阿力啊,挖得深一點,這兩具也一起埋了吧!

    “好嘞!

    薛三拍拍手,道:“那我先回主上那邊去啦,你先忙著!

    “好嘞!

    薛三成功偷懶,跑了回去,趁著這會兒間隙,多拍拍馬屁說點兒好聽的話是很惠而不費的事兒。

    樊力就自己一個人在挖坑,他挖坑的速度很快,不一會兒,一個大坑就挖好了,他從坑里爬出來,坐下來,準備歇歇再把尸體放回去。

    卻在這時,

    前方林子里忽然傳來了一陣聲響。

    樊力似乎完全沒聽到動靜一樣,只是身子往自己丟在地上的雙斧那兒靠了靠。

    下一刻,

    兩道人影從林子里走了出來,

    是的,

    就是這般堂而皇之地走了出來,

    這讓平時一直很憨的樊力都覺得這二人有點憨得過分了!

    二人都穿著標準野人的服飾,都穿著獸皮,一個拿著弓箭一個拿著刀。

    拿刀的那個直接走到那還沒下葬的五具尸體前面,蹲下來,查看了一下,有些激動地回頭對自己的同伴道:

    “沒錯了,是燕狗密諜司的人!”

    樊力眉頭一皺,感覺事情沒那么簡單。

    同時,不自覺地放慢了掄起雙斧砍人的沖動。

    樊力瞪著眼睛,看著他們,

    開口道:

    “乃們是哪疙瘩的?”

    持弓的野人當即道:

    “沒錯,我們正是從疙瘩山來的!”

    “…………”樊力。

    樊力現在有一種平日里其他魔王看他的感覺。

    “楊頭來找我們的時候被燕狗追殺,身上中了數箭,剛來到疙瘩山找到我們他人就沒了,我們兄弟二人從疙瘩山出來,找你們找了好幾天,還差點和燕狗密諜司撞上了幾次,前陣子燕狗的兵馬也來了,鬧出了好大的陣仗,還好,終究還是被我們找到你們了!

    這時,另一個野人開口道:

    “小姐還好么?”

    “好!狈卮鸬。

    “帶我們去見小姐,這里不安全,接上小姐后,我們馬上走!

    “好!狈^續點頭。

    不過樊力又指了指地上的五具尸體,道:

    “先把人埋了!

    說著,不顧二人在身邊,彎腰將五個燕人的尸體丟入了坑洞里。

    旁邊持弓的野人點頭道:

    “對,先將這些燕狗的尸體處理好,否則會暴露我們的行蹤,還是你做事仔細!

    樊力很認真地點點頭,深以為然。

    等埋好人后,樊力指了指身后,道:

    “小姐在那里,跟我來!

    說罷,樊力抓起了自己的斧頭往回走,兩個野人跟在他身后。

    隨即,

    在鄭凡、瞎子、阿銘以及薛三的目瞪口呆下,

    樊力直接將兩個人帶了回來,

    指了指這二人,

    道:

    “疙瘩山來的人,接我們來了!

    兩個野人當即抱拳,

    “在下阿瞳!

    “在下阿木!

    薛三很想問一句樊力,

    叫你去埋個死人你是從哪里領回來一對阿童木。

    但很快,薛三就發現不對勁了,

    因為他看見主上和瞎子二人,

    身體都開始微微顫抖起來,

    二人眼角居然還噙著淚水,

    嘴巴微張,唇間還有幾根唾沫勾連;

    臥槽,

    你們倆入戲這么快得么!

    鄭凡馬上走出洞穴,走了三步又停了下來,又往前走了三步,

    滿臉是歷經千辛萬苦終于找到組織的神情,

    用一種飽含震驚、期待、警惕、不敢置信地語氣,

    嗆聲道:

    “真的,真的是你們么,真的是你們么?你們怎么才來,怎么才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排列五走势图带连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