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189章 宣陽

作者:逝去的誰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超維術士、飛劍問道、元尊、龍王傳說、圣墟、武煉巔峰、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

一秒記住【筆下文學 www.kacgzm.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四百二十六章 189章 宣陽

    “嘁~”墓滿臉不屑的看著那些不自量力的將軍門,冷哼一聲后便打算轉身離去。

    而就在此時,一聲冷喝突然炸響在耳邊。

    “仙府·原磁洞天!”

    墓只感覺眼前一花,四周的景象便瞬間轉換,抬頭望天,血色天穹竟變得蔚藍無比,好似純凈的藍寶石一般,沒有一絲“白霧”。

    “這是……嗯?”站在山巔之處,墓突然心中警覺,側身一避,一枚箭矢便瞬間穿過了他的殘影,卻依然被擦出了一道不深的血口。

    不僅如此,一到莫名的力量自進入這里后便束縛了墓的身體,讓他頗有些舉步維艱的感覺。

    緊接著,體內傳來了些許的不適感,令墓的動作微微僵滯。

    “毒?”

    心中驚怒,提起往生橫在身前,刺耳的鏗鏘聲接連響起,血色邪刃與三尺青鋒交擊了數十次。

    “竟然沒事!”那襲擊者見墓近乎無恙便一臉驚駭的退到另一座山巔,驚疑不定的打量著他。

    “這就是那個狗屁皇帝的依仗嗎?”墓輕輕喘息了幾聲,一臉的怒火。

    “算是吧……”白衣飄飄的襲擊者敷衍的回答道,心中滿滿的不解,甚至想著那九懸碧落是不是買到假貨了。

    “這里是哪?”墓因為毒素侵蝕而產生的輕微喘息已經平復,隨口好奇的問道。

    然而,并不指望敵人回答的墓卻意外的得到了答案。

    “仙府,二階真仙以自身感悟的道韻為基石‘鍛造’的仙術!甭湓埔贿吇卮,一邊盯著墓確認了他已經中毒,但毒藥根本沒能起到什么作用,不由得心中抽痛。

    那九懸碧落的價格可是不便宜,為了這次的伏擊他甚至把一瓶的毒藥都濃縮在了落日箭上。

    “我問你,這毒藥怎么沒用?”最終,落云還是忍不住詢問道。

    “……可能~它還不夠毒吧!蹦沟挂矝]有隱瞞,畢竟他也只是微微明曉毒素為何失效……自己的血液在某方面來說比起這箭毒可恐怖多了。

    “是針對師雪師姐的?”墓確認了這是有預謀的伏擊,滿臉寒霜的問道,同時背后有著三對骨翼與一根骨尾刺破了血肉顯現身姿。

    “不是,是你!甭湓茡u了搖頭提起長劍指向墓,同時身影瞬間消失,再次出現時,長劍與血刀發出了刺耳的碰撞聲。

    “龍神之裔·游龍!”手中血刀揮斬,墓的目光僅僅的盯著落云,身后三尊千米游龍顯現了身形。

    “游龍·炎火!”

    赤色的火焰與游龍的身上燃起,淡淡的灼燒焦臭在它們的身上飄蕩,顯然它們并不能完全適應靈晶的力量。

    三道龍息同時噴吐,融合為一,化作巨大火球轟向了交戰的兩人。

    見狀,落云面色狠變,一擊九元裂雷仙法將墓阻擋,在紫藍色的雷光中瞬間后退千米。

    “荒雷·赦!”而后,天空中一道道紫藍色的雷云匯聚,仿若傾盆之雨般密密麻麻的落下。

    三尊游龍瞬間轉移了目光,無限的龍息噴吐將雷光焚盡,就連雷云也不曾例外。

    “你難道不怕靈晶的詛咒嗎?”落云滿臉不解的看向墓,不知道他是不是那種為了力量而不顧一切之人。

    “詛咒?”墓停下腳步,微微垂下往生,不解的問道。

    “哈?”這下,反而是落云一臉的驚愕。

    “你不知道?”

    “沒有任何人能夠逃過靈晶的詛咒,每一個持有靈晶的人都會遇到最令他痛苦的事情!

    “那可是比死亡更恐怖百倍的詛咒,到時就連死亡都是一種幸福!

    “你真的不知道?”

    “也對,要不然你也不會有兩顆靈晶了!甭湓埔荒樛榈目粗。

    然而,墓卻并不在意,他能感覺到落云沒有撒謊,甚至沒有隱瞞,可是,心中莫名的直覺與安心都令他沒有絲毫的顧忌。

    甚至連那安心的感覺也是自靈晶中傳出的臣服“意念”。

    “別廢話了,戰吧!”

    “流風·瞬天!”墓微微蹙眉,提起往生沖向了落云,身形好似風一般飄逸、不可捉摸。

    “牽星·原磁雷劍!”紫藍色的雷光包裹了落云的身體,同時仙府的天穹中一道“落雷”劈下,正中自身。

    “斬!”

    長劍上繚繞著雷光,對著堪堪破開護身紫雷墓狠狠斬下。

    嗡~

    雷光順著風中的血刃“流”向墓的身體,酥**麻的感覺伴隨著沉重的“壓力”被墓完整承受。

    “連斬!”

    落云得勢不饒人,接著便瞬間斬出了同樣的三劍。

    血色的濁炎猛地爆燃,之后的三道雷光瞬間反撲在了眼神空洞的落云身上。

    “咳!”痛楚令落云驚醒,一邊咳血,一邊極速后撤。

    “血陽……”面對最少二階真仙實力的敵人,墓的修為顯然是不夠看的,接連的爆發下他體內的靈力近乎見底,于是打算喚出無盡靈力的增幅。

    “封!”天空中,未曾出現十三輪血陽的虛影,只有一束刺目的陽光射中了墓,而這不同尋常的光芒竟將墓的天賦身體封鎖。

    “嗯?”墓瞬間驚詫,腳下火焰爆燃,一串烈烈燃燒的火焰腳印不斷延伸。

    “九曲·擎蒼之柱!”一根看起來普普通通的鑌鐵長棍突然“閃現”在高空對著墓狠狠的劈落,同時還在極速的脹大著。

    等到眨眼過后,那長棍已經變得比之前墓所落腳的山峰還要龐大,巨柱掀起狂風,劈碎蒼云,結結實實的砸在了墓的身上。

    污濁的烈火燃在白衣上,擋在了墓的身前不足一根發絲的距離。

    砰!

    巨柱猛地震顫,來襲者亦是發出了痛苦的悶哼,大口的吐出了涌上的鮮血。

    “血陽之域!”墓沒有趁勢追擊,急速的后退千米后再次召喚血陽。

    然而仿佛從未有過這天賦神通一般,血陽沒有回應他的呼喚。

    “咳咳,別白費力氣了!”宣陽順了順胸中的氣悶,一臉快意的開口,不屑的說道。

    “有點眼熟啊,你是誰?”墓看著突襲的人影,感覺有些熟悉,十分確定自己曾見過他,但是卻無法確定何時何日。

    “呵,大名鼎鼎的幽冥怎么這么弱啊~”宣陽諷刺著,心中卻是萬分的疑惑,本來他只是打算試探一下墓,但是這“羸弱”的氣息卻又充滿這誘惑。

    “好想就在這殺了你啊……”口中的喃喃自語充滿了殺意。

    “喂,喂,師弟,你可沒說他是冥王的繼承者!”落云聽到宣陽對墓的稱呼后,一臉的懵然。

    “冥王的繼承者?”宣陽微微尷尬的輕聲重復。

    “對啊,他的身份不是和你一樣嗎,你要是早說的話我可不敢打著注意!”落云一副死魚眼,不爽的看向宣陽。

    “咳,他可不是繼承者!毙柊虢忉尠胙陲椀恼f道。

    “別騙我了,你都說了幽冥了!”落云皺皺眉,不解的看向宣陽,這師弟雖然成為了靈仙冥王的繼承者,但是那和煦、真誠的性格卻未曾改變……

    “嗯,他真不是繼承者……他就是新一任的幽冥冥王!毙栂肓讼牒,不再遮掩將墓的身份說了出來。

    “……”落云沉默了一會,而后一臉恭敬,滿心獻媚的對著墓躬身說道:“冥王你好,師弟再見!”

    “人情不還了?”宣陽輕飄飄的一句話讓落云面色千變,停下了逃離的念頭。

    “一個人情不夠!”落云滿心掙扎這說道。

    “給你,這就兩個了!”宣陽盯著面色漸漸紅潤的墓,丟給了落云一分玉簡。

    “是那玩意?”落云心中千回百轉,咬了咬牙,將玉簡內的信息接收。

    “你還真給我了!”一聲哀嘆后,落云再次提起三尺青鋒對著墓沖殺上前。

    “九曲·橫斷千古!”宣陽也沒有遲疑,長棍對著墓橫掃了過去,真個仙府都被這一擊動蕩。

    咔嚓!

    捏碎了一枚龍之血,墓的身上再次燃起渾濁火焰,將兩道攻擊同時返還。

    “噗!”全力一擊的落云被完完全全的反傷震得口噴鮮血。

    宣陽也是同樣不怎么好受,但是比落云強韌上十數倍的身軀倒是沒有受到重傷!

    “九曲·九萬里銀河!”

    長棍再次劈落,好似無數星辰墜落般的一擊應面轟向了墓。

    咔嚓兩聲,一枚龍之血恢復了被業火燃身震傷的身軀,一枚則再次恢復了白衣的消耗。

    “業火……”

    “幽魂耀陽·封!”雙眼閃著刺目神光的宣陽發現了這棘手防御的根本,天空再次垂落一道耀目的陽光,瞬間將其封印。

    轟!

    沒有了業火燃身的強行反彈,長棍無礙無阻砸向了墓。

    “你到底是誰?”

    這是墓在尸骨無存前的最后一句疑問。

    與同災厄對戰不同,這次沒有了靈晶的克制,命格的疲憊又無法使他化龍,達到最高戰力。

    而宣陽同樣是能夠越階殺敵的靈仙冥王的繼承者,一階神仙的他是可以無傷斬殺四階天仙的妖孽。

    墓,慘敗的如此理所當然。

    “果然,沒記住我嗎,血衛試煉的最大贏家!”宣陽看著那消無的血霧,咬牙切齒的低語道。

    (忽悠無止境,待續……)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排列五走势图带连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