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3章 未成

作者:平凡心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天下第九、一念永恒、仙宮、三寸人間、人皇紀、紀元之主、凡人修仙傳、神途

一秒記住【筆下文學 www.kacgzm.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獵人頭目那里的靈植等級低,所蘊含的靈力少,更沒聽過用這些東西制成藥劑,所以身旁這些人便想索要一些靈力強的靈植,以此來補充平衡一下。

    這樣…興許就能彌補材料的缺憾?

    其實這并不失為一個好的辦法,對于一些水平沒那么高的藥劑師來說,通常面對這樣的情況都會這么做,可這些人也不想想,現在的情況一般嗎?

    想到這宋立便抬起了頭,望向那在原地踱步轉圈的獵人頭目,聽著這些人的話對方是一言不發,可眉頭確實越皺越緊,很明顯心中的怒火已經是越來越旺盛了。

    “啪!”

    隨即一聲響徹天際的鞭撻聲響起,獵人頭目猛然拿起手中的鞭子向著一旁抽去,隨著一道絢麗的紅光,那地上竟然被抽打出一條鮮明的裂痕。

    裂痕的周邊還有被巖漿燒灼過的痕跡,焦黑一般滋滋作響。

    這一聲響好似晴天霹靂,頓時讓那些想要靈植的人們安靜了下來,閉著嘴巴身形微微顫抖,大氣都不敢出一下。

    而那些關在籠子里的人更是身形一顫,宋立眼里卻閃過一抹意料之中的神色,因為他早就知道情況會是如此,如今還想和獵人頭目講條件要東西,真是沒事找事。

    “你們是在挑戰我的耐心嗎?”

    獵人頭目胸膛微微起伏,那藏在面具后的眼睛好似黑狼一般,凜冽的掃過面前的每一個人,凡是接觸過其目光的人都連忙低下頭,仿佛其眼神就是一把鋒利的刀刃。

    “我讓你們來救治她,是在給你們機會,是我給你們的恩賜!莫非還以為是我在有求于你們?”

    獵人頭目一字一頓惡狠狠的說道,他覺得這些獵物們是太看不清自己的位置,是他給了對方機會,讓其走出牢籠救治那紫衣女,難道對方是他的恩人不成?

    “我有的就這么多,你們有這個能力便救治,沒有就是你們自己的問題,想讓我拿出那些什么什么東西,難道你們給我靈石嗎?一群蠢貨!”

    許是覺得說的還不過癮,獵人頭目便走進了宋立等人的面前,用手指著對方聲音沙啞的說著,剛才那些說話的人都不吭聲了,心里都是懼怕之意。

    獵人頭目心中暗想他還不知道好的靈植能救人?

    可他又不是什么救世主,更不是什么活菩薩,救治紫衣女的目的也是為了賣個好價,這幫沒有腦子的家伙竟然想要別的藥材,愚蠢至極。

    宋立微微搖了搖頭,他早就知道會是如此,身邊這些人出逃心切,可也不想想獵人頭目是個什么角色,若是能舍得拿出上等的靈植出來,還用他們干什么?

    “你看看,我就說別出去吧,還是老實呆在這比較好!

    “是啊,出去也是兇多吉少!”

    “想用這些制成藥劑,做夢吧!

    ……

    被關在籠子里的人此刻竟然都有些幸災樂禍,一個個饒有趣味的望著外面,他們都紛紛慶幸自己剛才沒有舉薦,否則現在驚懼的可就是自己了。

    同時也都感嘆虛空獵人拿出的藥材根本不能制成藥劑,看這些人怎么收場。

    宋立瞥了一眼不遠處的紫衣女,那女子依舊躺在籠子里不省人事,又看了看托盤上的數種低級靈植,心中開始思忖起來。

    “我…我來試試!”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微弱的聲音響起,宋立和眾人以及那獵人頭目都循聲望去,發現是這些自薦的人里,有一個身形瘦弱的家伙緩緩舉手。

    獵人頭目的眉頭稍有舒展,隨即揮了下手示意著,那個人便緩緩的走上前來。

    “二百一十七號,很好,你若是能將這人救活,我立刻放你走!”

    只見獵人頭目掃了一眼這人的手環,然后便對著大家故意說道,仿佛想證明他這人言而有信,而那個二百一十七號也深吸了一口氣,好似也就是沖著這句話來的。

    大家看到這都將目光放在此人身上,每個人的眼神都帶著狐疑和打量,因為似乎都不相信對方能做到,也恐怕對方做到,會將這唯一的名額給搶走。

    宋立也遠遠的望著,他看到這位二百一十七號眼神閃爍,心中便明白了幾分。

    這應該是一位沒什么把握的人,不過就是想賭一把試試,就是不知道對方有沒有這個本事了,賭成了就成,賭不成,怕是又會少不了麻煩。

    “來吧!

    獵人頭目對于有人能出來很是高興,他還親自將二百一十七號領至托盤上,讓對方隨意的挑選靈植,因為他現在根本不想再浪費時間,只想盡快將人給救治過來。

    宋立見此是忍俊不禁,獵人頭目的樣子好似很是慷慨?可對于二百一十七號來說,可能還真算不上什么好事。

    只見自告奮勇上來的這位連連點頭,隨即便在那些低級靈植面前打量著,他自己也不知道選哪一個好,或者說選哪一個勝算才能大一些。

    其實剛才他也是頭腦一熱,走上來那幾步也宛如是行尸走肉,因為他實在是太想走出這虛空之境,離開虛空獵人的掌控了。

    他對煉制藥劑也是略懂一二,將這些低級靈植制成藥劑,更是從未有過的嘗試,可…可如今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否則豈不是將機會拱手他人?

    想到這他眼睛一閉便拿了其中三種靈植,分別是桐冰葉,霧斷花以及火凝血草。

    只見桐冰葉是散著微微冰氣的靈葉,拿在手上猶如手握一片寒冰,而霧斷花則好似蒲公英一般,看似黑色的枝干和云霧一般的花冠分離,實則是連接在一起。

    火凝血草渾身通紅好似烈焰,更帶著一股觸手生溫的熱度。

    只不過雖然這三種靈植都長相奇特,可在大家的眼里卻是再普通不過,二百一十七號將其拿在手里,也是毫無驚艷的神色,反而看起來負擔重重。

    獵人頭目站在一旁微微的抬起下巴,他倒要看看這些來自各個大陸的獵物們,是怎么將這些東西制成藥劑的,都說他們虛空獵人對煉丹制藥一竅不通,難道這些人就能?

    而其他的人也都紛紛注視著,不敢在此刻有任何的晃神,好像生怕會錯過精彩的一幕。

    此時最為緊張的要屬二百一十七號了,他先是手腕傾轉,那三個靈植便漂浮在半空之中,紅白相間的顏色環繞四周,好像也在靜靜等待著什么。

    “拜托了,拜托了!

    二百一十七號口中低聲喃喃自語,沒人知道他說的什么,都以為是某種奇特的咒語,便更加感興趣的注視著,可其實他說的也不過是祈禱之類的話。

    因為這個人的確會些藥劑煉制,是在某個藥劑師手下做學徒的身份,可即便如此他也不用這幾種妖才做藥劑,都是比這些高幾個檔次的。

    這并不是說他有多厲害,而是因為一般的人都不會用這些東西,這就好比不能吃的野菜,除了餓極了誰會去吃呢?

    最重要的是因為他還是一個學徒的身份,所以一般都是看管師父的藥劑,或者將已經提煉的藥劑進行混合煉制,可從未真正的從靈植上提煉過。

    這對于一個作為學徒的他來說,根本就是很艱難的事?涩F在是沒有別的辦法,他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好在他也學過一些,所以便緩緩的舉起右手,其手上靈氣環繞翻涌,目光灼灼的看著那懸浮的三株靈植,想要將其的靈氣吸出提煉。

    若說那三個靈植毫無反應,這倒是假的,可其反應也只是微微的顫動,周身的微光忽明忽暗,除此之外并沒有任何太大變化,仿佛只是被這人的靈氣催動了下一樣。

    此時此刻四周是毫無響動,仿佛虛空獵人們和囚徒都不想驚擾,宋立雖然一樣沒說什么,但是他的心里卻有了大概的預判,憑借他的經驗,這個二百一十七號恐怕要失敗了。

    如果能真的有能將靈力提煉出的實力,就絕不會讓那三個靈植這等表現。

    二百一十七號的額頭泛出絲絲的汗珠來,一是因為他不但的輸出靈力,二是因為他也和宋立一樣知道真實的情況,心中是既焦急又忐忑,緊張的不得了。

    就這樣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二百一十七號仍舊在原地如此,可卻并沒有看到任何的成效,這不禁讓那虛空獵人也耐心耗盡。

    “你到底行不行?”

    只見獵人頭目猛然將這人拽過來,隨即便壓低了聲音陰森的開口道,他一開始還真以為對方有些實力,才會敢當眾站出來說要試一試。

    現在一看真的只是‘試一試’?

    他雖然不懂煉制藥劑什么的,可也能看出對方是在做無用功,是在浪費他的時間!

    “快…快好了,就快好了!”

    二百一十七號嚇得不輕,連忙脫口而出道,可其實他的心里都明白自己是做不到的,這也只是為了保住性命的托詞罷了。

    “就快好了?這都多久了?你是不是把握當傻子!”

    獵人頭目顯然也不是那么容易蒙騙的人,他猛然將對方擲在地上,說完這話后便對著一旁的手下使了個眼色,兩個手下便連忙上前將二百一十七號給拖走了。

    “再給我一次機會吧,再給我一次機會!”

    剎那間二百一十七號大聲的求饒,聲音凄厲由近及遠,沒人知道被這些虛空獵人帶到何處,也不知道其接下來是生是死,唯一知道的是這人好似惹怒了獵人頭目。

    所以其結果肯定好不到哪去。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排列五走势图带连线图